张婷婷,今年22岁,是个小型私立学校的教师。 我的相貌还是很漂亮的,166的个头,三围却有36, 2336。 特别是E罩杯的乳房,更始惹得不少男人冒火, 追求我的男人也很多但我还是单身。 因为我有一项不为人知的嗜好——SM。 不知道为什么,我常常幻想着自己被许多男人肆意奸淫凌辱, 任他们粗暴地蹂躏我的巨乳用粗壮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和屁眼。 也许是我太淫荡了吧。 以前交过几个男友,都无法满足我,只好分手。 当然平时在外面我会穿得很端庄的,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 H市男子私立中学教师所以我平时会是一副正经的样子, 虽然常常在没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书刊时忍不住心跳加速 但至少我还能强板着一张脸教训他们。 “唔……好舒服……嗯……哦……哦……”我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 一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淫穴VCD机里还放着激情的色情电影。 没错,我在手淫,我是个淫荡的女人,这样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 “唔……啊……啊……啊……”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 两根手指深深插入阴道中抠弄揉捏乳房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 但我的小穴却越来越痒,手指已经满足不了了, “真想……插入……大肉棒……哦……哦……”对了!黄瓜!我想起早上买的黄瓜还没吃 忙找了出来黄瓜足有三个手指粗,瓜身上还有一粒粒突起, 我看得淫水勐忙将稍细的一头对着自己的穴口, 轻轻推进去。 “哦……好……好粗……啊……”我一边抽动黄瓜, 一边幻想自己正被人勐干着。 黄瓜在满是淫水的阴道里抽动,发出“噗兹噗兹”的声音, 我越抽动越快终于,我泻身了,身体不停颤抖着, 享受着这高潮的快乐……第二天休假睡得挺晚的, 已经八点多了爬起来洗梳一翻后,决定去买份早餐。 回来时看门的老头递给我一个邮包,我回到家拆开一看, 大吃一惊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地上。 足足有一叠相片,全是我平常手淫时的“艳照”, 每一张都清晰无比其中还有几张正是昨天晚上的, 照片上的我两腿大张粗大的黄瓜深深插在阴道里, 样子淫荡无比。 还带有一副玩具手铐,一个黑色眼罩。 信封里还有一张纸条,让我立刻打一个电话, 否则照片暴光。 我当然只能照做,电话通了,是一个男声。 “你,你想怎么样?” “哦,你是那个淫贱女吧?嘿嘿, 告诉你以后要按我的话去做,否则后果自负!不过反正你也是个贱货, 也没什么关系吧?” “啊我……”我竟有一些兴奋, 我的确很下贱啊“你,你想怎么样?” “我?哈哈哈~~我当然想满足你的变态欲望啊!”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大笑, 可以听出决不是一个人的笑声“听好了,明天晚上12点, 一个人来北郊公园到动物园的那个公共厕所, 带上你的黄瓜和手铐和眼罩按我说的做。” 说完电话就挂了,我呆立了良久,心里竟莫名地兴奋, 最后决定按他说的做。 第二天晚上。 北郊公园的一个公共厕所,男厕里面一片漆黑。 如果这时候有人来开灯的话,里面的景象一定让他吃惊或是兴奋不已——一个戴着眼罩的美女跪在最深处的小便池边, 一副手铐穿过上方的水管拷住了女人的双手女人的下身插着一根粗大的黄瓜, 全身只有红色的吊带丝袜和高跟鞋两颗丰满挺立的巨大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轻轻起伏着。 没错,这个女人就是我,张婷婷。 我按照电话里那人的吩咐,已经这个样子等了十几分钟, 这种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却不会动的黄瓜让我的小穴淫痒难耐。 我没有手铐的钥匙,要是那人不来……或是来的是别人……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我这么想着,又过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几点了。 我听到有开灯的声音!本能地抬起头来, 却因为眼罩的关系什么也看不到我感到一阵恐慌。 “哈哈……我就说了吧,这女人根本就是个贱货, 一定会照办的。 哈哈。” 是那个电话里的声音,同时还有几个不同的声音在笑。 因为声音太杂,根本分不清有几个人。 “我只想拿回那些照片!”女性的矜持让我这么说出口。 “靠~~哈哈……你还以为自己是淑女啊?想想你现在的模样吧。” 另一个声音叫道。 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应该是两个人,朝我走过来。 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就在身边了。 这时候,一只手伸过来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摩着。 “别……别过来,你想干什么!”我叫起来。 就在这时候那只手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我脸上, “贱货!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想让更多人来轮奸你吗?给我安静点!” 我当然不想, 只好闭上嘴。 这下耳光竟让我有种兴奋,多年来的被虐待狂血液好象稍微得到了满足, 乳头微微挺立起来。 这一反应让另一个男人注意到了,他用手指夹住我的乳头, 向外拉扯微小的痛楚只让我更加兴奋,两边乳头迅速充血变大变硬了。 两个男人都笑了: “操,这贱货乳头都硬起来了, 还嘴硬啊!” 两人说着开始分别玩弄我的身体。 一个人把两手都放到我的乳房上,用力挤压揉捏它们, 我能感觉到自己引以为豪的硕大乳房在男人双手的肆意玩弄下 不断变换淫靡的形状同时阵阵快感也从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 我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腰肢,迎合男人的动作, 唿吸声也越来越粗。 “嘿嘿,发情了啊。” 一个男人说着,把手伸到我的下体,扶住因为我淫水的湿润几乎滑下的黄瓜, 将其又插回我阴道深处开始慢慢地抽动。 男人边做边问道: “怎么样啊?刚刚还装淑女啊, 这么多淫水根本就是个荡货嘛。” “嗯……唔……”上下两处的快感让我不由得哼哼起来。 两个男人又是一阵大笑。 “啊……啊……呵……呵……”玩我乳房的男人改变了玩法, 他分别捏住我的两个乳头用力地拉扯,又扭又拧, 这粗鲁的玩法让我双乳的快感更剧烈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 同时玩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黄瓜抽动的速度, 黄瓜快速地进进出出每一下都直顶到我身子的最深处。 “啊……啊……不……不要……哦……好……好爽……啊……不……不行了……啊……”我再也忍不住了, 开始发出阵阵淫荡的叫声。 “这就忍不住了吗?贱货,是不是想被干了啊?”一个男人大声问道。 同时我感觉到自己右乳头被狠狠地拉扯起来, “啪”的一声左乳房也被抽了一巴掌,感到火辣辣的痛。 我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 说: “是……啊……我……我想被干……哦……给我……” 玩弄下身的男人这时候竟突然把黄瓜抽了出去, 巨大的空虚感让我的下身痒痒难耐。 我的身子也随着向前挺出,这个动作落在男人眼里一定淫荡极了。 又是“啪”的一声,我的右边乳房也挨了一下。 “靠,给我好好说清楚,想要什么啊。” “哦……想……想要大鸡巴……大肉棒……啊……我想被男人干……被大肉棒干……哦……哦……快……”我已经没了羞耻, 大声说。 “哈哈……真是贱货啊,来,好好服侍我们的肉棒, 一会就干得你合不拢腿!” 很快我就感觉到两根发烫的、散发着独特腥味的肉棒贴到我脸上, 在我的嘴角不断摩擦着。 我毫不犹豫地含住一根,细细地舔弄。 先用舌头清理了一遍上边小便留下的垢污,然后深深地含入, 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 过了一会,嘴里的肉棒抽了出去,另一根马上放了进来, 我也来者不拒地舔弄。 就这样,两个男人轮流享受我的口交服务,我舔弄一个的肉棒时另一个就玩弄我的乳房或是下体。 “很好,贱货,现在让我来试试你的小穴吧, 嘿嘿。” 口交了一段时间,起先玩弄我下身的男人说道, “站起来荡货。” 我乖乖起立,但双手依旧拷在水管上不能动, 眼睛也依旧蒙着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开两腿, 弯腰伏下身去直到脸几乎贴到小便池中为止。 这样的姿势让我肥白的翘臀以及淫汁横流的小穴呈现在男人面前。 而多年不曾冲洗的小便池中的骚味不断往我鼻子里钻, 刺激着我的变态欲望。 两个男人并不着急,用火热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上、阴道边缘慢慢摩擦。 这不但不能解决我下体的淫痒,反而使阴道深处象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 我就快被这样的欲火折磨疯掉了完全放弃了抵抗, 而是不知羞耻地摇动自己的屁股 同时叫道: “不……不要……折磨我了……哦……哦……快……快插进来……干我……啊……啊……” “嘿嘿, 怎么刚才还是很贞洁的啊?现在就扭着屁股求我们了?”一个声音说着。 “啊……我……我不是淑女……哦……我……我是……下流的贱货……啊……我……想要大肉棒干……啊……啊……求……求求你们……怎样都可以……干我……啊……快点干死我吧……哦……”我快要崩溃了!大声说。 “错!你不是贱货,而是一只淫荡的母狗, 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是不是?说。” “对……我……我是淫荡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我喜欢……被大肉棒……大鸡巴……狠狠地……奸淫……啊……啊……” “哈哈, 很好记得你今天说的话哦,这是奖赏你的!”一个男人说。 接着我就感觉到一个人的龟头顶在我的阴道口, 狠狠地插进来了!我空虚的阴道立刻得到巨大的满足 那男人的肉棒的确很粗壮我的小穴被撑到最大, 才勉强容纳下这么大的肉棒。 他的抽插也是几乎次次都刺入我体内的最深处, 有好几次都几乎顶进子宫了。 我也配合着他,扭动我的屁股。 “唔,好紧的贱穴,好会扭的屁股!”那男人称赞了一句, 他像打桩机一样一下又一下地奸淫我的淫穴, 同时手也不闲着不时地伸到前面来揉捏我的巨乳, 又或是虐待试地打我屁股“噼啪噼啪”的声音就在着无人的肮脏厕所回响。 我还听到有相机拍照的声音,看来我淫荡的摸样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沉沦在这巨大的快感之中。 “啊……啊……好……好爽……哦……顶到……子宫了……哦……再……再用力……对……啊……要……要泄了……啊……我忍不住了……啊……啊……”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下, 我没有多久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那男人又抽动了一会就拔了出去 这时另一个男人就立刻上来接着干我。 然后另一个人又拍照。 我的高潮几乎没有停过,淫水不断地被男人的肉棒带出来, 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脚跟处!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硕大的乳房像是两个吊锺一样 不断地随着男人的抽插摇摆。 我已经顾不得是在个公共厕所中了, 嘴里胡乱地叫着: “好……哦……用力……狠狠地干我……啊……啊……干我的小穴……哦……好……我……爱大肉棒……啊……干死我吧……啊……啊……哈……哈……捏我的乳房……啊……啊……用力……哦……又……又高潮了……啊……啊……” 两个男人轮流交换着奸淫我, 这样男人总是在将要射精时拔出换个人缓一口气, 以便更持久地奸淫我的身体。 这样不间断的性交却让我一直在高潮的颠峰, 主动权完全被两个男人控制了。 我已经记不得在自己体内的是哪一根肉棒了。 高潮了好几次,已经不记得了。 我完全被这种淫荡的快感包围了……后来两个男人分别射在我的双乳上, 然后给我戴上胸罩让他们的精液和我的乳房一起被包裹起来。 接着又拍了几张照片,才把手铐的钥匙交到我手里。 起先打电话的那男人叮嘱说: “贱货, 这胸罩今天你戴好。 要记住刚刚你求我们的时候说过的话哦,乖乖听我们的话啊, 嘿嘿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知道没?” 我痴痴地点点头, 身心都还沉浸在刚刚的快感之中。 整个人像一摊软肉似的软软地靠着小便池坐在地上,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有力气把手铐解开把眼罩摘下来。 那两个人估计已经走远了,我看见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 地板都被我的淫水打湿了一大片。 脑子里又浮现出刚刚自己说自己是母狗一类话的情景, 羞愧之中竟还有种莫名的兴奋。 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奸淫蹂躏,被他们当作犯贱下流的好色母狗来对待, 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羞辱……我静静地想这不正是我心中的欲望吗?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胸罩里, 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精液放进嘴里细细品尝。 咸咸的、有股特别的腥臭味,心想果然淫荡的确是自己的本质啊。 天快亮了,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蹒跚地走出了这个厕所, 趁着没多少人注意到我这副摸样的时候赶紧回家去。 回到家后第三天,我刚要出门上班,就收到一个邮包, 我已经猜到会是自己的照片。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那天晚上在公厕的照片, 照片拍得很清晰上边那个赤身裸体表情淫荡地翘起屁股, 正被一个男人奸淫的女人不是我又是谁? 邮包里有几条性感的内裤以及三支粗大而造型各异的电动阳具 每一根都足足有三、四根手指粗分别为红、黄、透明的颜色。 红色的比较像真人的肉棒,只是多了一个毛毛的羊眼圈;黄色的布满了一颗颗小珠;而通明的最可怕, 周身像狼牙棒一样的突起龟头巨大还带有金属小粒, 说明书上还说明可以放出安全电流! 天哪!如果把这个插进我的小穴里……我打了个冷颤 又兴奋又害怕但能感觉到还是兴奋的心理较为多些。 看来我真的是不可救药的变态狂啊! 最后邮包里还有一个肛门用的肛珠, 九颗胶制的硬珠子连在一起而且一个比一个大, 最后那个竟似乎比鸡蛋还略大一些连着一个大号的肛门塞, 一根短绳子扣着一个小环挂在末尾看来是将其拉出来时用的。 就在我心里忐忑不安地看着这些露骨的淫具的时候, 电话响起来了。 我有些紧张地拿起电话听筒,是他们,是那个男人! “怎么样啊, 礼物收到了吧?兴奋起来了没有啊骚母狗。” 男人调侃地笑着说。 “收到了……你……又想怎么样?”我自己都觉得奇怪, 自己的声音里反而是期待的成分居多。 “哈哈哈哈……”那男人说,“应该很兴奋吧?我能看见你还紧紧握着它们不放啊。” “你……你能看得到我?”我紧张地环顾四周, 到底他在哪里呢? “嘿嘿不用看了,我在你窗口对面的高楼里用高倍望远镜看着你啊, 骚母狗。” 那个男人说。 我自然反应地向窗外看去,但是那栋楼稍微远了些根本就看不清。 但至少我现在知道有个男人正在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应该是兴奋吧,我想。 “好了,”那男人说道,“现在起,你要随时接听我的电话, 记得用免提好随时照我的话去做,嘿嘿。 知道了吗?” “我……”出于女性的矜持, 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感觉到自己手上紧握着的电动阳具, 心里淫荡的血液在翻腾泛滥我乖乖地说,“是……我知道了。” “嘿嘿~ 很好!”男人说,“现在,你把那串珠子塞进你的骚屁眼里去!” “这……可是……上班了。” 我感到很为难,教师的职业不允许我迟到。 “可是?你想违背我的意思吗?想做网路上的色情明星是不是?你只不过是头母狗罢了, 赶快照我说的做!”那男人恶狠狠地说。 “啊……是,我……我照做就是了。” 我乖乖地屈服了。 我不敢违背那男人的意思,又或是我内心根本不想违背吧。 我把电话按下免提,很快地脱下短裙和内裤, 准备拿起肛珠塞进肛门。 “慢着,要把窗帘完全拉开,把屁股对着窗户做, 不然怎能让我看清楚呢?嘿嘿还有塞进去的时候要一颗颗地报数哦!” “是……”我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然后转身跪下屁股高高翘起朝着窗 现在的我看起来一定淫荡到了极点: 一个上身穿着职业装的女人, 正在视窗边跪着雪白的屁股高挺着对着窗外面, 还用手将两瓣臀肉尽力分开让菊花似的屁眼露在空气中!! “请……请问……可以开始了么, 我我会迟到……”我不敢妄动,对着电话问道。 “嘿嘿,当然可以,再不开始的话我们美人儿的骚屁眼都等不急了吧?”那男人用藐视和羞辱的口吻说道, “记得要用嘴巴好好滋润那些珠子哦免得你的骚屁眼咽不下去啊, 哈哈……” “好……好的。” 我一面回答,一面伸出舌头仔细地舔弄面前的肛珠, 直到每一颗珠子都沾满了我的口水为止。 那九颗珠子经过唾液的洗礼,每一颗都泛着淫荡的光泽, 这个画面触动到我的色欲下身都已经开始分泌淫液了。 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我拿起肛珠,将它们送往我的屁眼。 第一个……我感觉到屁眼已经和肛珠接触了,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好羞人的感觉。 但这能让我兴奋。 这……我算是被迫的吧。 我自己掩饰自己的淫荡在心里说。 但手却不停下来,将第一个珠子按进了肛门。 感觉到异物的侵入,肛肉立刻缩紧,包裹着那颗珠子。 “哦?已经流水了啊,果真是淫贱得很呢, 把屁股露在视窗让别人欣赏还自己塞进肛珠, 已经兴奋了啊?”男声又响了起来。 “是……”我竟有些情不自禁地回应道, “我……很兴奋……” “哦?哈哈……”男声说 “那就快点做啊把九颗珠子都用你的骚屁眼吞下去!” “好……好的……”我听话地照做, 手上加快了动作珠子一颗比一颗大,也一颗比一颗更难塞入。 却也给肛门带来更大的充实感。 那男人不允许我放慢动作,我只好更加用力, 肛门被不断撑开塞入异物加上男人不断用侮辱的语句刺激我。 我的小穴却已经泛滥成灾了,淫水顺着大腿不断流下去……到九个球完全进入的时候, 连地板都打湿透了。 “很好,嘿嘿……”那男人说,“现在, 你挑一条内裤出来穿上就可以上班了!贱货, 记得不准穿胸罩啊!” “啊?这……这样怎么可以?”我勐然反应过来 脱口而出。 “怎么?你不想去了吗?还是还要加点东西?”男人毫不客气, “去上班吧记得我会叫人检查你的,你要乖乖听话哦, 如果被我发现你……” 我不敢多说什么只好挑了一条红色的透明薄纱内裤穿上, 这条内裤实在很小我浓密的阴毛根本就不能掩住, 但另外的也好不到哪里去只好将就了。 接下来按照那个男人的意思穿好着装,天呐,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是这个样子: 深蓝色的工作服下一丝不挂 两颗巨乳将衣服顶得山峰一样的突起连最顶的扣子都扣不上, 一走起路来乳房晃动得几乎要跳出来!这哪里像是个教师?根本就是路边叫卖的婊子! 但是无可奈何 我只好这么出了家门去上课。 一路上,我可以感觉得到有许多男人注意到了我的样子, 一道道火辣的目光似乎已经透过衣服在直视我的身体 还有人向我吹口哨一些中年的妇女用厌恶的眼光看我。 我想他们一定把我当做是路边的妓女了。 那件衣服实在有点小,我那丰满的乳房有好几次差点撑出来了, 我不得不放慢步子走路。 甚至在公交车上的时候,有一次较为急促的刹车, 我身子向前勐倾右边乳房竟然挣脱了衣服跃了出来!还像只大白兔子一样在空气中抖动个不停, 我手忙脚乱地把乳房塞回衣服内幸好还没多少人坐车所以没人看到, 我将衣服尽可能地掖好下车去学校。 但是在学校里,我还得保持我的威严,用最严厉的面孔对待我的学生, 因为我教的班里有不少问题学生实在是太可恶了, 梢不留神他们就兴风做浪。 而今天,高原这个问题学生之王又一次闹事了, 只是这次和以往有很大的区别……“高原!你又一次在课堂上看这种书!”我把高原叫到办公室, 把刚刚没收来的一本《S&M》摆在桌面上喝骂高原道。 平时的高原虽然敢做些坏事,但对我还是有几分惧怕的, 但是今天不知怎么了想是并不在乎的样子,吊儿郎当地站着, 还和我顶上几句。 这真的让我生气,于是我拿起电话,就要用每个教师的最后一招——打电话叫家长。 但是,就在电话通了的一刹那,我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因为我看见高原那孩子漫不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 而那张照片上一个穿着淫荡的女人,正戴着眼罩, 被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从后面插入淫水和口水因为兴奋而大肆流下。 问题是,那照片上的女人……不正是我吗?那是……在公厕那时候的照片! “喂?喂?”电话那头叫着, 这才把我从惊讶中拉回来。 我看见高原浅浅地笑着。 “喂,我是……张老师,您好。” 我木然地说。 “哦,高原他老师啊?怎么了,高原又惹什么事了?” “啊, 没……没有只是……高原这几天……表现不错, 特地表扬……表扬一下。” 我不得不这么说,我看见高原脸上一脸的藐视。 “哦,好,好!谢谢老师关心啊,呵呵……” “没什么……好……就这样吧。” 我匆忙挂上电话。 回头看着高原,现在放学了,教师办公室里只有我和他了。 “高原……你……这个……怎么来的?”我不敢和他对视, 问道。 “哦,老师自己还不知道啊?嘿嘿,是我运气好才有人给我的啊, 哈哈……”高原忍不住大笑说,“那人还说要我检查老师一下, 老师我该检查什么啊?哈哈……” “这,”我说不出话来难道,是高原……我无可奈何, 只得说: “是的……请……请您好好检查我的身体……” 说着 我跪在他面前。 这是多么让我为难的事啊!居然跪在了一向被我惩罚的学生面前, 还要底下地请求他检查我淫荡的身体这种情景, 就像噩梦一样!但是更可怕的是我还有快感!?我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期待! 高原笑着反身锁了门。 边说: “好了,真想不到啊,张老师居然是这么一个骚货!那么, 就从你的大奶子开始吧!把衣服脱了!” “啊 是……”我已经别无选择不但是无法拒绝眼前少年的命令, 更无法拒绝身体的兴奋和期待。 我脱下工作服,两颗被束缚了一天的巨乳顿时跃了出来。 与此同时,高原走了过来,坐在我面前的椅子上, 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好白啊,又白又大,的确是对诱人的大奶子, 嘿嘿不知道弹性怎么样啊?”高原取笑着。 我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向前爬了过去, 说: “请请您检查,我乳房的……弹性……” “哦?哈哈, 好好让我来检查检查!”高原一脸坏笑,把手粗鲁地放到我的双乳上, 尽情地揉捏玩弄 还边玩边对我的乳房评论道: “唔, 真不错弹性真足啊!奶子大奶头也很大啊,嘿嘿, 颜色也很好!老师比那些书上的女人过瘾多了 以后我就不看那书看老师就爽够了哈哈……” 我还能说什么呢 平时的威严也都变成了学生的笑柄更重要的是, 高原的话语和粗鲁的玩弄居然让我有了快感。 我粉嫩的乳头高高立起了足有近一厘米!这一切被高原看在眼里, 他猥亵地笑着 说: “才这么一下奶头就硬了哦, 平时都看不出老师会这么淫荡哦嗯,真够软, 这对大奶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玩呢!嘿嘿。” “嗯哼,请……不用再叫我……老师, 好么……”这已经是我最后的羞耻了。 “哦?难道你比较喜欢我叫你婊子?哈哈哈……”高原大笑着说, “好!不叫老师以后就叫你张大婊子吧,好不好啊?哈哈哈……” “呜……好……好的……”我无话可说, 只能默默接受。 “好?好什么啊,说啊,张老师?”高原故意逗我, 把“老师”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同时两手并用,捏着我的乳头又搓又拧。 我被弄得浑身颤抖, 说: “啊……别, 别这么弄好,好麻……以,以后,请叫我……张……婊子……哦……哦……” 高原手上不停, 嘴巴说着: “真是够贱的呢老师不做要做婊子!来吧, 看看你有没有按那人的话做把衣服都脱了!” “好, 好的。” 我答应着,同时慢慢脱下工作长裤,里头只剩一条淫秽的内裤了。 接着我把内裤也脱了下来,就这么赤着身子, 站在这个学生面前。 高原一眼就注意到了我屁股里的肛门珠,饶有兴趣地把手指勾着拉环, 轻轻扯动着玩儿。 “哟,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女人这么玩的呢!嘿嘿, 张婊子你可比书上的女人淫荡多了啊,哈哈哈……”高原毫不留情地羞辱我。 我低着头,脸都羞红了,也无话可说,他说的毕竟是不争的事实。 高原贪婪地用手在我颤抖的身体上抚摩, 突然他勐地捏住我早已勃起的阴蒂,拉扯捏弄着。 “唔……啊,不……不要这样弄……哦。” 嘴上说着不要,但我却能明显感觉到下身传来的强烈快感。 “不要?嘿嘿,张婊子,你的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好兴奋呢水都流了我一手了。” 高原笑着把湿淋淋的手伸到我面前,而我几乎是本能地张嘴含住他的手指, 吮吸上面我流出的淫液。 看到我这副淫荡饥渴的样子,高原忍不住哈哈大笑, 干脆把三根手指伸进我的嘴巴进进出出地像是在用手指奸淫我的小嘴。 我却随着他的手指节奏哼哼地呻吟起来。 过了一会儿,高原才把手指拿出来,而我的下身已经湿透了!高原笑着坐在我的办公椅上, 说: “好了过来好好服侍我吧,张婊子!” 我现在淫欲中烧, 已经不顾一切了。 丝毫不知羞耻地跪在高原两腿之间,尽可能温柔地拉下他的拉练和内裤, 一根粗壮的肉棒带着腥臭的气息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我张开嘴巴,含住了自己学生的肉棒。 像街边的妓女一样舔弄它,尽量伺候得它的主人舒服……“这种态度我喜欢, 哈哈……很适合你啊张,婊子!”高原一手揪住我的头发, 按着我的头像是在干阴道一样抽动。 “唔……唔……”我微微呻吟,却不得不忍着几乎窒息的痛苦。 “自己用手疏通疏通你的烂穴,等一会我好干它!”高原用高高在上的口吻命令着。 我听从他的命令,把两根手指插进自己的阴道, 抽送自慰起来。 其实我的小穴已经完全不需要什么疏通了, 里面早就湿透了阴唇和阴核因为兴奋而充血发烫, 随着我的手指发出“滋滋”的声音。 天!我那淫荡的地方,已经在饥渴地等待大肉棒的奸淫了! 我擡起头, 嘴巴里依然卖力吮吸着高原的肉棒眼里却是渴望哀求的目光, 看着这个高高在上的我的学生。 高原邪邪地笑着, 说: “小婊子,是不是想被我干啊?浪穴痒了是不是?” 我连忙点头。 眼睛里都几乎喷出欲火了,哪还能管什么教师的尊严呢? 高原倒是不慌不忙, 含在嘴里的肉棒还时不时地跳动一两下挑逗我的性欲。 引逗了好一会儿, 高原才吐出一口长气说: “好了, 来把屁股转过来趴在桌上!” “是……”我立刻顺从地照做。 高原也不客气,高原站在我背后,双手抓着我肥厚的大屁股前后晃了晃, 荡了层层臀浪这充分展现了我的屁股是多么的有肉感!高原又用力一巴掌“啪”的一声拍在我的屁股上, 赞叹着: “我操屁股真是又大又肥啊!老子最喜欢操屁股大的女人了, 操起来特别来劲!” 说着我感觉得到他把嘴巴凑了上来, 大口一张几乎把我的小穴整个包在一起,同时温润的舌头灵活有力地开始舔弄我淫汁横流的穴口, 同时十指用力揉捏我丰满的臀肉。 “哦……唔……好……好舒服……”我情不自禁地哼哼。 屁股也随之扭动,“好……好人……给我……我要……大肉棒……哦……” “哦?想要啊?嘿嘿。” 高原淫笑,说,“来,我先给你的屁股提几个字, 哈哈……” 说着他拿起我的钢笔开始慢慢地在我屁股上写字, 钢笔在屁股上划过的感觉痒痒的但是为了让我的淫穴止痒, 只好让屁股痒一下了。 不一会,高原写好了, 满意地说: “嘿嘿, 左边: 欠干的骚货 右边: 淫荡的母狗。 怎么样?很适合你啊,哈哈……” “是……”对于这样的侮辱, 我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更加欲火焚身,哀求着, “好……好高原……现在……可以……插进来了吗?……我……受不了……哦……” “哈哈 好既然你求我,那就满足你吧!”高原那火热的大肉棒抵住了我的骚穴, 开始向内挤入虽然我是个常常手淫的女人,但是小穴依旧有些窄, 高原的肉棒也受到不少阻碍。 “妈的,居然还像处女一样啊!贱货!紧得我好爽啊!”高原拍了拍我的屁股, 大肉棒尽力顶进了我的阴道。 天哪!我从没尝过这么满涨的感觉,似乎整个人都被填满了, 火热火热的在灼烧整个身体我简直要被这种满足感冲昏头了! “啪!”高原的巴掌在我的臀肉上大力拍下, “婊子有这样招待客人的吗?好好给我扭你的屁股, 嘿嘿妈的你这烂货就是贱!” “啪!啪!”又是连续几巴掌下来, 高原的大肉棒在我的阴道里已经开始进进出出地抽插起来 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抽动的肉棒给带动起来身子情不自禁地随着它的节奏扭动。 “啊……哈……哈……好……好涨……哦……”我的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 “小穴……好热……再……再用力……哦……哦……” “好!如你所愿!臭婊子!”高原抽动得越来越快 同时也不断地拍打我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沈浸在这种快感和痛苦同时的感觉里,已经欲仙欲死了! “啊……不行……不行了……哦……又……又要高潮了……哦……哦……” 巨大肉棒的征服, 短短的时间内竟让我达到了两次高潮!同时, 高原也是又一次加快了奸淫抽插的速度我可以明显感觉到体内的肉棒在膨胀, 他也要射精了! 果然不一会, 高原就吼道: “妈的, 太爽了!玩你比玩路边的婊子还过瘾啊!我要射了!好好给我接着!” “是……哦……”我也忘情地大声喊起来 “请……请射进来!哦……射在我体内吧……我……我要你的……精液……哦……” “操!”高原大吼一声 大肉棒终于一下干到了底我可以感觉到一股大量的精液在我的子宫口喷射出来!直接灌注进我的子宫内! “哦……”我舒服地吐出一口大气, 整个人终于软在了办公桌上。 “嘿嘿”高原趴在我身上又玩弄了我的乳房好一会儿, 才起来穿上裤子 同时说道: “张婊子,你服侍的不错哦, 以后一定会常常光顾你的记得精液别流掉了, 那个人会检查的!啊哈哈……” 那个人?那个人是谁?我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 但是已经太疲惫了,已经没有精神去想了。 我就这么休息了一会儿,才穿回衣服,回家去。 拖着刚刚被高原奸淫完毕的身体,也不敢清理自己的下身。 我就走回了我的住所,天色已经发暗了,手表显示已经是晚上7点了。 因为我懒得再做饭,于是在路上的小店买了两笼小笼包, 一些卤鸡翅决定回家随便吃一顿就好。 我刚放下手上的东西关了门,准备洗手吃饭。 突然,电话响了。 我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希望不会是“他”吧?如果是……怎么办?会不会……又有什么变态的要求?那我……还要照他说的做吗?怎么办?我脑子里胡思乱想。 我有些犹豫地接起了电话。 “喂?”“嘿嘿,小美人,今天怎么样啊?” 是他!我不禁向自己家窗外看去,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现在,按照那个人的要求,每天我一回来就要把客厅和我卧室里的落地窗的窗帘打开, 以方便他窥视不,已经不是窥视了,而是明白地看, 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视线之内! 但是我不得不对那个人恭恭敬敬 到底是因为把柄在他手上还是自己的欲望呢?已经分不清楚了 可能……还是后者吧? “是……今天我照你说的做了, 但为什么要我的学生……”我回答道。 “你还有什么异议吗?嘿嘿,其实你也很期待吧?对学生难道没有幻想过么?”那个人毫不客气地说到我痛处。 确实,有时候,我也会想到自己的学生……“好了, 现在把电话弄扬声然后到视窗来!” “是……”我无法拒绝, 或者说我已经有些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了?我乖乖地走到窗口前 等候着他的指示。 “好,真乖。 把衣服脱了,快些。” “是。” 任何反抗都是无效的,我惟有照做。 我很快地脱下身上的所有衣物,把他们放在一边, 现在我赤身裸体地站在窗口前,巨大的落地窗映出我的身体, 娇好的曲线让我自己都有些迷醉但是它现在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玩物……又让我羞愧不已。 “嘿嘿,真漂亮!”电话那头男人称赞道, 接着 说: “骚货,现在给我坐下来张开腿, 我要看到你的骚穴和屁眼!好好检查你!” “好……好的……”我回答着 同时按他说的坐在地上,两脚呈M字分开,尽力挺起我的腰, 把阴户和屁股都亮出来这一切也由玻璃窗反射在我眼里, 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淫荡了,尤其是我的屁眼里还伸出一个小拉环, 而阴户我也要尽力收紧,才能保持里面的高原的精液不会流出来, 但还是有奸淫的痕迹。 “嘿嘿,你的骚穴果真有干过的痕迹啊, 阴唇还有点发红呢哦?还有写字啊!欠干的骚货, 淫荡的母狗。 哈哈,还真是下贱啊!怎么样,和学生干的滋味爽不爽啊?”那个人下流地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 “是吗?那多叫几个学生去奸你你才知道是不是?” “不!千万不要那样!我……我……我觉得……很爽……”我大吃一惊,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了。 “哈哈哈,就是嘛,爽就要说出来啊,因为你是骚货嘛, 一个臭婊子被人干当然会爽啦,是不是啊?”那个人不依不饶地说。 “这……是……”我的声音开始变小,因为这样的问题, 还是会感到羞耻啊。 “你那学生射在你哪里了?” “是……在……在阴户里……” “哦?那你没有尝到他精液的味道啊, 多可惜啊。” 那头像是在沈思着,没有出声,而我也不敢乱动, 一会 他说: “你今天买回来什么东西?” “啊?哦, 是小笼包和烧鸡翅是我的晚餐。”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也一五一十地回答, 不敢有一点怠慢。 “哦,哈哈,那正好啊!”那人发出一阵笑声, 说: “好了你去把买的东西都拿过来,吃给我看!” 为什么会这么要求?我不理解, 但是还是照做了。 我把食物都拿了过来,拆开包装盒,正准备吃, 突然那人又发话了: “等等嘿嘿,没有佐料怎么好吃啊?贱货, 你的骚穴里一定还有精液吧?给我把包子塞进里面去!” “啊?!”我失声叫出来 这……这太变态了! “叫什么!这不正是最适合你的佐料么 臭婊子哈哈,快点做!”那男人命令道。 “这……这……好……好的……”我想说什么, 但是最后还是屈服了我终于还是没有向那个人反抗的勇气和能力, 或许也是心甘情愿我愿意成为他的奴仆……我拿起一个小笼包, 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大阴唇尽量分开接着把手上的包子往阴道里塞入。 虽然小笼包大约有三个手指粗细的直径,但是毕竟是柔软的, 而且经过高原的大肉棒的奸淫我的阴道也有些松了, 加上精液和油的润滑所以还是很顺利地进去了。 “哦,做得好,接着放,直到我说停为止!”那男人说。 “好……好的……”我别无选择,只能依他说的做。 很快的,又一个小笼包消失在我的阴道里。 已经渐渐感觉到满涨了……我的阴道,可以感觉到里面的精液和小笼包浸泡在了一起……“再一个!”那个男人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 我只好又拿起一个包子,往阴户里塞,这次已经有些困难了, 我可以感觉得到阴道里那重无法表述的满涨感 也是一种满足感包子已经凉了,那种油腻的感觉让我的阴道根本容不住它们, 几次都要滑出来了而里面原有的精液也被挤了一些出来, 流到地板上。 “嘿嘿,感觉不错吧?你这淫妇,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食物啊, 好了取出来吃了它!”那个男人又命令道。 像这个命令我倒是毫无拒绝的心理,小笼包没费什么力, 几乎是自己滑了出来上面沾满了浓白的精液, 但是的确,这对于我这样的淫荡女人来说,的确是很合口味。 我把一个包子放进嘴里,精液的味道立刻弥漫着我的感官, 对此我是很享受的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下午高原奸淫我的情景……已经又忍不住湿了……“不错, 嘿嘿。” 那个人看着我把三个小笼包都吃完,又让我如法炮制, 把剩下的都这么先塞进阴道里沾满精液再拿出来吃掉。 两笼小笼包吃完,我居然感到身子发热脸上发烫, 这么吃自己阴道里的精液让我有快感! “我操啊, 你这贱货这么吃也会有快感啊?是不是?” “是……是……”我感到口干舌燥, 回答道。 “别急,还有烧鸡翅呢,嘿嘿,这次把烧鸡翅塞进屁眼里, 再塞进你的骚穴然后吃!”那个男人淫亵地笑着说, “给你多加点料啊哈哈……” “屁……屁眼……可是……会受不了……”我越说越小声, 我知道自己的身子也在期待这样的虐待啊! “我干, 你还给我装啊!你屁眼连这么大的珠子都塞得下还有什么好说吗?快点 我可要上传你的精彩照片了!”那个男人恶声说。 “不……不要,我……我照做就是了……”我连忙答道。 按照他的吩咐,我找来个坐垫垫在我屁股底下, 两腿大大分开让自己的屁眼和阴户都充分暴露在窗口前, 然后一点一点地把肛门珠拉了出来这个过程让我本来就敏感的屁眼感受到了充分的快感。 接着,把手上的烧鸡翅小心翼翼地往屁眼里塞。 鸡翅本来就是扁形的东西,加上有油汁的润滑也不算太难进入, 但上面凹凸不平的颗粒和骨头却不断摩擦着肛门 感觉又痒又兴奋。 “对!好婊子,做得很好!把前端都塞进去, 很好自己拿住那尾巴,在屁股里好好搅动一下, 这样会更加美味的!嘿嘿……”那个男人一边欣赏这淫乱的景色一边指示我怎么做。 “是……”我捏住鸡翅尾部,左右转动。 “哦……”这真是奇妙的感受,奇形怪状的摩擦带来的快感, 让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来阴户也不禁夹紧, 一些精液竟被挤了出来。 这时那个男人又说: “哈哈,很爽是吧?精液可不能浪费啊, 再用一个把你的浪穴塞上知道吗骚婊子!” “好……好的……”阴户经过了小笼包的开发, 很容易就吞下了一个鸡翅。 接着那男人又让我同时搅动两根鸡翅,让它们同时摩擦我的阴户和屁眼, 那种感觉是双倍的羞耻和快感!几乎让我高潮! 然后, 那男人又让我把两根鸡翅调换位置屁眼里的那根进了我的阴道, 而原先在阴道里的塞进了肛门这样交换搅动了一会, 再拿出来的时候原本香气四溢的烧鸡翅已经变成了腥臭扑鼻, 散发一股古怪作呕的味道。 白色的精液和黄褐色的污秽物混合附着在上面, 但是我想现在情欲高涨的我真的更适合这样的食物吧。 不用那男人吩咐,自己就已经津津有味地吃起刚刚蹂躏过自己肛门和阴户的鸡翅了。 “哈哈……我果然没有看错啊,你这女人就是下贱!合胃口了吧?接着吃!” “是……嗯……”那股怪味成了我的催情剂, 反而越吃越香剩下的几根鸡翅也自觉的如法炮制地吃掉了, 而阴道里的精液竟也陆陆续续被我弄干净了只是阴道和屁眼都油腻腻的, 有些不舒服的感觉。 那个人安静地看着我的淫荡表现,并不说话。 等到我吃完了, 才又听见了他的指示: “骚货, 用你吃剩下的骨头自己高潮给我看!” “好的……”我已经学会听从了。 驯服地拣起那些骨头,让它们重新进入我的阴道和肛门里, 有了油的润滑骨头在体内进进出出并不困难了, 但是它们在阴道里和屁眼里的摩擦还是不断刺激着我的感觉 “啊……啊……好……好舒服……唔……唔……” “哈哈……妈的 奶子大的女人就是下贱啊!老师又怎么样长得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乖乖地和骨头做爱!再给我用力啊, 婊子!你不是很想高潮吗!”那个男人大声说。 “是……啊!……哦……哦……快……快到了……哦……”我的手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 竟听从那男人的加大了力气以至感觉到有些痛了, 但是随之而来的被虐待的快感和被窥视的兴奋感立刻淹没了痛苦 我已经接近身体欲望的颠峰了! “左手捏自己的奶子!右手给我转屁眼里的骨头!快!” “是!……唔……哦……”男人的指令 我一一照做手上甚至没有因为是自己的身体而减少力道, 疼痛和快感同时由乳房和下身传开来我已经身不由己了!我真的快这么高潮了! “再用力!臭婊子!用力拧自己的奶头, 干自己的穴!” “啊!啊!……不……不行了……真的……高……高潮了……” “高潮吧!贱货!”那男人大吼一声 似乎他那边也射精了似的。 但是不论怎样,我是真真切切达到了高潮,我的身体不住痉挛着, 大量的淫水在下身泛滥地板都已经完全被打湿了……但是自己已经完全沈浸在这样的高潮中, 无法自拔了更懒得起来清理屋子,我竟然就这么躺在自己的淫水里, 沈沈地睡了下去……等到第二天我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的淫穴和肛门里, 仍然插着那些带着肉渣的骨头两颗自豪的巨乳因为用力捏拧而留下了淡淡的淤青。 昨晚上的淫水已经干了,留下大片的痕迹和一股骚味, 是否昨晚因为兴奋而失禁了?我不得而知回想起了昨天的淫荡的滋味, 只觉得自己下身又有些湿了。 已经是7点整了,我把昨晚没挂好的电话挂上, 然后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自己准备去上班。 “铃铃……”是电话!我才惊觉过来,那个人……“喂?” “嘿嘿, 是我啊昨天够舒服了吧?”果然……又是那个人。 “是……很……很舒服。”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难以启齿,我还是照实向他说了, 心里还明显地有这么一种想法: 我要服从这个男人。 “很好!今天你可以穿正经一些去上班了, 但是我要你把手机调成震动,用套子套住然后放进你的浪穴里!还有把号码告诉我。” “这……你要什么时候打?”我已经不是那么反抗了, 但是这样的要求却有些担心,万一要是学生们发现了……怎么办? “这个就看我的兴趣了, 嘿嘿你有选择的权利吗?”男人加重了语气。 “不……我……做就是了……”我立刻软了下来。 只是那男人却不依不饶, 喝道: “你有选择的权利吗!?” “我……我……没……没有……”我声音越来越低, 我感到心虚我还妄想着为人师表吗?还想像正常人一样吗?我……我是由他支配的……还有……什么选择权呢? “哼哼, 知道就好!你记住了你就是一头淫贱的母狗, 以后就听我的去做!要问为什么就是你自己奶大下贱, 欠人干欠人玩你就是一个性玩具,懂了没有?!”那个男人口气决绝地说, 一点也容不得我有什么反抗。 “我……我……这……”这样羞辱的语言, 我似乎一下子不能适应但是,心里的什么地方, 好象被触碰到了一样竟有强烈的共鸣!我回想起自己的种种, 是我不正是这么渴望的么,渴望被奸淫,渴望下贱的生活和男人的调教……“是……我记住了……”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回答道。 “很好!好了,照我说的做!”“是……”……就这样, 我走在大街上整齐的工作服,还有公事包,谁都可以看得出来, 这是一个白领或是教师一类的人物。 但是,在不为人知的筒裙下面,我的阴道里, 竟然变态地塞进了一只手机一只随时震动让我流出淫水的手机。 我知道,自己变了,以前隐秘的欲望被那个人慢慢地发觉出来, 变态的教师生涯正在开始…从那以后,上课已经几乎变成了一种敷衍, 我已经完全变成了主人和他的授权人高原控制下的一只淫贱的母狗 每天下课后固定接受高原的肆意奸淫和玩弄回到家后接着按照那个看不见的主人的话, 自己蹂躏自己淫乱的身体。 而这一天,主人终于说要让我见见他的真面目了, 于是我早早就回到了家,按照主人说的,换上一件黑色网眼的吊带袜, 然后是黑纱的透明连衣裙自己戴好了眼罩,手腕和脚踝都用主人给的皮具扣好, 主人说这样更加方便他的玩弄。 按照主人的吩咐,我把一个狗用的项圈套在脖子上, 一根牵狗用的铁链接在自己客厅的装饰柱子上 然后钥匙被我丢到一边这么一来,我的行动就被限制在了不到5米的小范围之内, 然后用主人之前给我的3根电动肉棒开始轮流手淫, 等待主人的到来。 就这样,就想是第一次在那个陌生的公共厕所里一样, 我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着自己的命运的到来。 不过这次没有等很久,或者说我自己几乎快沉浸在手淫的高潮快感中忘记了时间, 总之我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是主人进来了!我僵住了所有动作, 静静的等待着我听到有人进门,开灯,好象还不只一个人!门又被关住, 锁上了有人向我这里走来。 “嘿嘿嘿嘿,我就说这个臭婊子,肯定自己爽的很啊, 看这地上的水都流成河了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是高原!他也来了。 然后另外一个在电话里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说: “哈哈, 真没想到身为一个老师,竟然下贱成这样啊!小母狗, 主人来了怎么不欢迎的啊!” “是……”我小声的回答, “欢迎主人……” 我立刻感觉到自己屁股上挨了一下 “啪”的发出清脆的声音。 “怎么欢迎主人的,说清楚点!” “是……贱母狗……欢迎主人的到来, 请主人好好调教您的母狗……”我说到同时把头磕在地板上。 “哈哈哈哈……看来我们的调教很成功啊, 这个女人淫荡的本性最适合做一只千人骑的下贱母狗啊!”一个男人说道, 又是一个不同的声音他们……一共有几个人? 这时候,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 “这个骚母狗淫水流了一地啊哈哈, 说说看这是为什么呢,恩?”是那个人!他伸手在我的阴户上摸了一把, 再把沾我淫汁的手指放在我鼻子下面淫靡的味道充斥的我的鼻子。 “这……这是因为……因为……贱母狗……发骚了……想……想被大鸡巴干……”我吞吞吐吐的说, 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有人在用毛笔一样的东西在我的屁眼和小穴间摩擦。 “哈哈哈哈……”男人们笑了起来,这会我听清楚了, 一共有3个人的声音。 “骚货,我们叫你准备的东西呢?”高原的声音。 “啊……在,在这里……”我从身后柱子旁边, 摸索到一个大皮包双手递上去,这个皮包里, 是我花了一天时间按照他们要求在各个成人用品店里买来的器具, 各式各样的淫具甚至连我都不知道它们的用法。 电话里的男人笑了, 说: “嘿嘿,真听话啊!看来就让你见见我是谁吧, 骚货。” 有人走近我,似乎要摘掉我的眼罩。 我的心情莫名的激动起来,这完全是一个下贱的奴隶将要见到日夜调教她的主人的心里, 渴望害怕,紧张交织在一起,我的心跳的自己都听的很清楚, 他到底是谁呢? 眼罩很轻易的被拿下来了, “张开眼睛吧贱货。” 电话里的男人说到,带着几分嘲弄。 我听话的慢慢张开眼睛……天哪!进入视线的, 竟然是……是李飞!李飞是我们班学习最好的学生 平时是我最器重的一个乖乖的男生!怎么……怎么会!第三个人居然是我们班已经被开除了的学生, 张正!这这三人怎么会走到一起……怎么会?……我不由得站起身子, 喊出一声: “李……李飞……怎么是你?”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 不是打在我脸上而是打在我胸前那硕大的乳房上, 它们像兔子一样跳动起来似乎在提醒我现在的处境。 “贱母狗!居然敢直唿主人的名字?”李飞一改平时乖乖孩子的形象, 凶道。 这一巴掌又把我从惊讶中打回了自己,是啊, 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只下贱的母狗一只企求着被主人玩弄凌辱的母狗……想到这里, 我乖乖的跪了下去头又一次嗑到地板上, 轻声说: “对不起……主人……母狗错了……请……请主人狠狠责罚……这个不懂事的贱母狗吧……” “哈哈哈哈……”他们又笑起来, 张正说到: “张老师……不对!是贱母狗了啊 怎么样是不是被我们调教的很爽了啊?哟,奶头都挺起来了嘛!” 他一边说着, 一边肆意捏弄着我的乳头它们早就已经硬挺着了。 李飞这时候说道: “嘿嘿,阿正,这里哪来什么老师, 只有一头贱母狗而已哈哈咱上次没玩爽呢,今天我们来好好享受享受, 嘿嘿嘿嘿……” 三个人一齐淫笑起来打开了我递上去的皮包, 开始从里面翻找出一件件SM用的器具高原先立起了一台V8摄像机, 李飞和张正两人摆弄了一会道具他们把灯光打开, 光线聚集在我身上 然后高原说道: “小骚货, 我要给你录下你成为我们奴隶的过程一会我们问什么, 你就好好回答什么回答的好就有赏,嘿嘿,否则有你好受的!” “是……主人……母狗一定……让主人满意……”我听话的说。 “很好!现在开始。” 李飞说道,“先来个自我介绍,贱货。” “是……”我轻声对着镜头,说“各位……主人……我, 我叫张婷婷……是是H市的中学教师……” “教师啊, 怎么这个样子打扮啊。” 李飞淫笑着说,边用皮鞭轻轻拍在我的肥臀肉上。 我连忙回答: “因为……因为教师只是我的表面……其实, 其实……我是个只有一双大奶子……一个臭逼的……烂, 烂婊子……” “嘿嘿”张正笑着问,“婊子是什么含义, 知道吧?” “是……婊子就……就是……像我一样下贱的……女人, 每天……只想着……给大鸡巴……狠狠的……操……是……千人骑万人压……人尽可夫的……贱…贱货……啊!” “啪”的一声 皮鞭抽在我高高翘起的屁股上 李飞道: “婊子还是为钱才做的呢, 你只能算一只发浪的母狗!懂不懂!” “是……主人……我错了……我……只是一只……发浪的……贱……母狗……”我低下头说。 “这才懂事,来,对着镜头说你是我们的母狗, 要怎么伺候你的主人。” 张正说道。 我想起以前在网络上看的许多母狗调教的SM文章, 里面都多多少少有母狗宣誓的章节心里一阵激动, 终于要变成一只完全属于主人的下贱母狗了啊……不!是主人们!我话由心生, 面对镜头 说道: “淫贱的女人张婷婷……是天生变态, 被虐狂母狗……请请李飞主人……张正主人……高原主人收……收下我这只下贱的母狗……我……我希望被主人……狠狠的……调教, 母狗会……会好好服侍主人……绝对服从……主人的 任何……要求……请……请求主人收下母狗吧……” “哈哈哈哈……”三人忍不住得意大笑起来, 高原道: “你这贱婊子现在知道主人的好了是不是啊, 求我们收下你哈哈哈……真是贱的可以,怎么想出来的哈哈……” “张正, 咱来给这个贱母狗好好上一课怎么样嘿嘿,我们来一堂SM教育调教课, 哈哈哈”平时老实的李飞这么说话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 “没问题,嘿嘿,这肥奶子浪屁股的贱货, 老子怎么玩都不觉得腻啊哈哈哈”张正笑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