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我生在一个三口之家,十多年前, 我家还住在木屋里经过几年的努力,妈妈通过向阿姨借款, 和通过阿姨老同学的关系做了几年的会计积了点钱, 我们住进了新村。 虽说妈妈会精打细算,但这一次,着实让我家花了个底朝天, 爸爸已外出打工其他钱已还了,但欠阿姨的钱还是要还的, 妈妈原来的那份工作已没有了只是在家里面照顾我。 而我阿姨和姨父则长期在省城做生意,照顾表弟和我的担子只好由我妈来挑了。 距离高考还只有三个月了,而表弟又受伤了, 所以阿姨又打电话来我家叫妈妈去表弟家照顾他 说表弟受伤了行动不方便叫我过去帮他买书。 这天下午,我来到表弟家。 “来啦。” 表弟在我面前是很冷淡的。 “我妈在省城寄钱来了,就是那本XX学复习参考。” 说着就将钱给了我。 “儿子啊,你快点去买那个参考书,现在就去买吧,”妈妈催促着我。 “姨妈,我要吃肉包子,快点给我做吧, 我先去洗澡了。” 表弟说着,就向洗澡间走去。 我拿了钱就出去买书了,因为我也不太爱读书, 所以走不远就到IC电话亭打了个电话给朋友问他要去哪里买。 “你有病啊,今天三十号,新华书店盘点啊, 开玩笑。” 朋友笑着对我说。 “对,还好你提醒,不然就麻烦了。 谢你了,那再说吧。” 挂了电话我又回表弟家了。 回家时却发现表弟家的门已经锁了,不会吧, 我才到外边几分钟他们都走了,还好我还会爬墙。 我进去后却发现表弟的摩托车还在园子内,走近一些还听到两个人在洗手间发出的声音, 灯还是亮着的(因为表弟家的厕所窗户的设计是靠楼梯的)。 厕所门是反锁着的。 我大着胆子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找了个东西垫脚, 头偷偷的伸到上面装着排气扇的窗户上看差点让我叫了出来。 两个赤裸裸的人在里面,不可能是其他人, 只能是他们我的妈妈与我的表弟。 两个人的全身都是水,一米八几的表弟抱着一米六三的妈妈, 让妈妈显得是那么的娇柔。 “姨妈,我要吃肉包子,姨妈做的菜和姨妈身上的肉包子一样好吃。” 说着就从后边握住了妈妈的肥乳玩弄起来。 怪不得表弟整天说妈妈做的菜不错,今天还什么肉包子的, 原来是这样啊。 妈妈的头发已经盘了起来,表弟在后边吸吻着妈妈雪白的后颈, 在吸吻的同时还轻咬着两只手握着妈妈的双乳。 妈妈好像很舒服一样,两只手抚摸着表弟的双手, 两条大腿相互摩擦着因为摩擦双腿,妈妈的右脚还轻轻提起, 只有大拇趾挨在地上。 表弟的一双食指在妈妈的一双乳头上逗弄着, 并轻咬着妈妈的耳垂妈妈爽得鼻中哼出了快乐的春歌。 “啊、嗯……嗯……”表弟还是左手握乳, 右手则伸到下边因为表弟身高臂长,他一伸手就摸到了妈妈的小穴处, 妈妈本来并起来的双腿并得更紧了。 表弟用右手的中指伸进了妈妈的小穴,往里面捅着, 妈妈因为阴部被手指玩弄下边已开始湿了,当她想忘情地叫出来时, 表弟已经将嘴凑了上去封住了妈妈的淫嘴。 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总的来说,还是表弟吸舔着妈妈的舌头。 妈妈这时已放开了双手,一只手反手勾住表弟的头, 另一只手向后反抱着表弟的屁股。 妈妈的屁股很大,感觉挺有肉的,但却是那种看过去很丰满型可是又不会胖的那种。 表弟的肉棒与妈妈的屁股不停地轻触着,这种感觉令两人都享受极了, 这时整个浴室中充满着两人因吸吻而发出的淫荡的吸舔与妈妈的哼吟声。 因为表弟打球受了伤,里边有一张让表弟洗澡时坐的椅子, 表弟坐了上去并打开了双腿。 “林秀琴,过来,给我舔一下。” 妈妈迟疑着,在表弟再向她吼了一声后, 只能跪在表弟的胯前将表弟的大肉棒吸进了口中。 “又不是第一次了,姨妈,都第十次了, 还是这么害羞。” 妈妈这时已顾不上说话了,她的口中刚好容得下表弟的肉棒, 感觉上表弟的肉棒比我大得多,想来这是因为表弟家的伙食比我家的好吧。 “记得我怎么教你的吗?”表弟对妈妈说。 只见妈妈用左手握着表弟的大肉棒,右手按在表弟的大腿上, 只是将表弟肉棒的前部吸进口中。 她用舌头在表弟的龟头上打着圈,舌尖在表弟的马眼上顶着, 表弟则搂着妈妈的脖子开始喘着气。 妈妈将表弟的龟头吸进口中,又轻轻吐出,但又不全部吐出, 嘴唇还与马眼沾着表弟爽得开始大声地喘着气。 表弟又向下坐了点,让他的下边双丸突出,妈妈会意, 将表弟左边的睾丸吸进口中左手则握着表弟的大肉棒套弄着。 “姨妈,吸完左边,右边的也要啊。” 听完表弟的话,妈妈忙将口中的睾丸吐出, 将右边的吸进口中。 这时的情景令我想起了半个月前,表弟因打球受伤进医院的一幕。 那天我去送饭,在单人的病房中,妈妈在帮着表弟擦着身子, 手还握着表弟的肉棒那时我才发现表弟的肉棒勃起时是那么大的。 表弟那个时候生病是不可以下床的,所以大小便都是我妈亲手负责的, 妈妈在帮着表弟擦身时还不时地将耳朵凑到表弟口边, 好像在听表弟说话两个人的亲密程度已让我感觉有点不对, 原来有这样大的关系。 “林秀琴,你的口技越来越好了。 起来吧,坐到我腿上来。” 表弟笑着对妈妈说。 说着便拉起了妈妈,这时,他的肉棒与双丸已全部沾满了妈妈的口水。 妈妈张开双腿坐在了表弟的大腿上,表弟一张口, 就将妈妈的右乳吸进了口中。 妈妈的右乳被轻吸着,鼻中发出嗯嗯的哼吟声, 左手用臂弯夹着表弟的头左手插进表弟的头发中, 右手则轻抚着表弟的耳朵、脖子和脸。 表弟将妈妈的整个乳房吸进去用牙齿轻咬着, 吸完这边的又吸另外一边,下边的手也没有闲着, 抱着妈妈的屁股要她一前一后的耸动着,与他的肉棒及大腿摩擦着, 当妈妈的双乳上都沾满了表弟的口水后表弟将妈妈拉起。 “姨妈,我要进去了,来帮帮忙啊。” 妈妈则握着表弟的肉棒,轻轻地坐了下去。 当表弟的肉棒完全插进妈妈的肉穴时,妈妈长舒了一口气。 表弟抱着妈妈的腰,像打椿机一样,要妈妈上下套动, 并拉着妈妈的双手要她双手抱头,他则托着妈妈的双手, 将舌头伸到妈妈的腋下用舌尖舔着妈妈腋窝。 在我这个角度,妈妈双手抱头的姿势真太美了, 表弟就像一头小狗一样下边在操着妈妈,一边则用舌头舔着他能够舔得到的地方。 妈妈明显也被他的舌技所吸引,上边摆动着身子配合着表弟的舌头, 下边用力的与表弟的肉棒结合着。 有几次,因为用力过度,妈妈差点掉到地下, 还好表弟眼明手快,拉住了妈妈。 “康康,坐外边一点,”表弟依言坐了, 妈妈的一双丰满的大腿立即盘在了表弟的腰部 两人的下边结合得更紧密了表弟埋首于妈妈的乳沟当中, 妈妈则肉紧地抱着表弟的头就像想将他完全压入自己的身体中一样。 妈妈的情绪已完全给引发开来,她已全无顾忌地开始高声地呻吟, 屁股配合着表弟的双手用力地撞向表弟的胯部。 “康康,用力,快用力,姨妈要你的大肉棒, 上我我是你的女人,我要你操死我啊,天啊。” 妈妈语无伦次地叫着,突然停了下来,显然妈妈已来了第一次高潮, 这更剌激着表弟。 “姨妈,刚才表哥走时我要上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不要吗?现在又想要啦?”表弟也高声地大笑, 他将妈妈推开要妈妈将椅子拉到洗澡间的镜子前边, 他还是坐在椅子上妈妈则趴在洗脸的卫具上, 面朝镜子背向着他。 表弟一掌打到妈妈的屁股上。 “坐下来啊,姨妈。” 他望着自己的肉棒,将妈妈的两边屁股的肉用力拉开, 让小穴张得更开他用力向前一顶,肉棒已全部进入了妈妈的肉穴当中, 因为经过了刚刚转换位置的短暂休息表弟本来已经想射的肉棒又重新回复了活力, 像一根木棍子一样又长又硬。 表弟的舌头在舔完妈妈前边后,又开始舔着妈妈的后背, 下边有肉棒顶着后背又被温柔地刺激着,妈妈仿佛全身都是性感带, 表弟的舌头无论舔着哪一处都可以调动起妈妈的性趣。 表弟不停地操着妈妈,并拍打着妈妈娇美的臀部, 他的腰部与妈妈的屁股相互撞击发出啪啪的声响, 妈妈的双乳像吊钟样垂下来双眼迷离,如痴如醉。 表弟望着镜子里妈妈的骚样,忍不住站了起来, 将妈妈拉起了一点从妈妈的右腋下钻出,用力地咬着妈妈的右边乳房, 左手则狠命地抓着妈妈的左乳像要将左乳扯下来一样。 妈妈的娇浪呻吟变成了略含痛苦的悲叫, 但表弟对这种叫声似乎更是喜欢咬完两边的乳房, 就将妈妈再拉起一点再次与妈妈吸吻起来。 因为表弟比妈妈高得多,所以他在与妈妈吸吻时, 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下边操妈妈的力量与速度反而是妈妈两边同受刺激, 更有点招架不住的感觉表弟在操了妈妈二百多下时, 他将妈妈本来盘着的头发解开将妈妈按下,他左手拉着妈妈的头发, 右手则用力握着妈妈的肩膀妈妈也配合着将屁股向表弟的肉棒撞去。 可能是妈妈的的体力也差不多了,向后顶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表弟用力的拉着妈妈的头发与肩膀他则用力前顶。 “动啊,林秀琴,你这骚货,怎么啦,没力了吧, 操死你操死你。” 表弟狂暴地叫着。 想不到平时带着个眼镜像书生的表弟还有这么暴烈的一面。 “康康,姨妈痛啊,快放手,天啊,不要、啊、不要啊!”妈妈那略带哭音的吟叫更令表弟兴奋, 他再狂操了妈妈一百下之后趴在了妈妈背上, 这时妈妈也无力地趴在洗脸台上不会动了。 这时我的心久久不能平息,站在那里不能动了。 妈妈先起来了,她要表弟坐下,开始帮表弟清理他的大肉棒。 她无意间向排气扇这边一望,突然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的表情, 我觉得她已望到我了这令我想起了一些电视里捉奸在床的影像, 我觉得现在是要走的时候了。 我重新到了屋外,等了大约两分钟,才在外边叫表弟和妈妈。 里面传来妈妈有些激动的声音,问我干嘛,我说我回来了, 可是妈妈说让我等一会。 过了一会儿,我表弟下半身只包着浴巾出来, 而我妈又过了一会儿才出来我发现她身上衣服也是湿的, 是那种因为洗完澡水没完全擦干,穿上衣服后还是会有水渗到衣服上潮潮的感觉。 我也只能心照不宣地告诉他们书店没开门,明天再去的消息。 既然我认为妈妈已望到我了,所以我决定一定要找妈妈问个一清二楚。 。 第二章当天下午我就回家了,晚上八点多, 妈妈也回来了当她望到我在客厅里等她时,她知道一切都瞒不过了, 她主动地走过来。 “儿子,妈……”我一挥手打断了她的话。 “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啊。” 妈妈也不答话,拉着我到了她房间,“儿子, 妈是被迫的要不是那一次,妈妈也不会……”接着她又沉默了, 过了大约十分钟她长吸了一口气,“事情是这样的, 你还记得妈妈和芳姐去XX俱乐部舞厅的事吗?”我点点头。 那时,我爸爸和外公都反对她去那里,还两人轮流给我妈做思想工作, 妈后来是没去了但因为那次父母还吵了一架, 我印象特别深。 妈妈的话语使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我也开始听着妈妈的经历。 那时节我们的那个单位刚结业,我也开始很无聊, 阿芳告诉我那个地方很好玩我就去了。 的确,那个地方有很多年龄和我差不多的女人, 男伴都是二十多的年青人。 他们去那里根本不是在跳舞、唱歌,而是为了抱我们。 他们摸着我的身体,我的背、我的腰,我的屁股;他们年轻的肉棒顶着我的小腹、坚实的胸膛压着我的乳房, 虽说不是真的做爱但那感觉真是太好了。 我的老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我浪漫过了,只是每个月的一两次例行公事。 那天晚上,在爸爸和老公的劝阻下,我决定以后不再去了, 但这天晚上老公到外边出差去了,电话突然响了。 “喂,是琴姐吗?我是阿芳啊,今晚去不去啊?”“阿芳, 我答应老公和我爸爸了我以后……”“你老公呢, 我跟他说我就不信。” “我老公今晚不在。” “那就行啦,今晚最后一次,我来接你。” 说完就挂了。 虽说是这样,但我实际上还是想去的,我换了衣服就在门口等着阿芳了, 今晚我穿着我最心爱的浅绿色无袖连衣裙肉色闪光开裆的连裤袜, 白色的细跟搭扣高跟鞋。 阿芳则是黑色的上衣,白色的短裙,同色的的高跟拖鞋, 没穿丝袜的双腿骑着女式摩托车的样子真是漂亮。 “上车,走吧。” 十多分钟后,我们来到了俱乐部。 平时我们每天都有不同的舞伴,这天也不例外, 我们今天的舞伴看来还挺有钱的他们有一个包厢, 并约我们到他们的包厢里去。 在包厢里,他们和我们都喝了点红酒,但我们还是很清醒, 他们有四个人我们只有两个,越喝他们靠得越近, 就像在舞池里一样不断地碰触着我们的身体。 他们的老大叫虎子,一个叫阿椿,一个叫阿强、一个叫阿棒。 喝了酒之后,他们的抚摸与碰触使我更加兴奋, 但这底线是不能超越的他们三个围住阿芳,四个人在唱歌, 而虎子和我就漫无边际地聊天。 之后,我和阿芳两人一起去洗手间,回来后, 当时已忘记留在杯中的酒不能再喝的规例喝了一杯红酒后, 我只觉得全身发热而阿芳也是,应该是他们下了药, 但当时我并不知道。 虎子这时靠近我,在我耳边轻呵着气,“琴姐, 我好喜欢你当我第一眼望到你,我就喜欢上你了。 我就是喜欢你成熟的感觉。” “阿芳不好吗?”我轻轻地摆着头躲避着他伸向我耳垂的舌尖, 但可能因为药物的原因我的双腿中间已开始湿了。 阿芳也被两边的阿棒和阿椿夹着了。 “我不太喜欢那样的艳女。” 虎子说着已开始抱着我,搂着我的腰,而这时阿强则到了门口站着, 打起了电话。 阿棒将阿芳的头拉过去,和阿芳接着吻,而阿芳也来者不拒, 伸出了舌头与阿棒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而阿椿则在后边吸吻着阿芳的耳垂, 阿芳已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 平时已感觉阿芳是比较骚的那种人,没想到她这么开放。 但这时我已顾不上她了,因为虎子已上来了, 他的手已在我的大腿上了粗糙的大手摸着我雪白的大腿, 令我有一种麻麻的感觉。 虎子的舌头伸到了我口中,在口中与我的舌头交缠着, 两人交换着口中的口水。 我现在只觉得想要跟虎子来一次,我的身体热得不行。 虎子将手放到我衣服背后的拉链上,将其轻轻地拉下, 我的背上开始有一种凉丝丝的感觉。 他将我的衣服轻轻的往下拉,将袖子从双手处脱下, 我的上半身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压了上来,将本来只及到屁股的裙子再向上提了提, 连衣裙卷成一块盘在我的腰间。 他又将一杯红酒拿起,倒了一点在我的胸口, 然后放下了酒杯将舌头在我的胸口舔着,并将舌头放在了前开式粉红色胸罩的搭扣下的乳沟上, 舔食着混和着我汗水的红酒。 他的舌头就像一条毒蛇,在我的肚脐,胸罩边的乳肉上, 脖子上耳垂上,轻舔着、吸吻着、轻咬着。 我的腿不停地摩擦着,也在下边碰到了他的下部, 感觉上比老公大多了年轻人就是不同,长长的、硬硬的, 就像是一条棍子。 阿芳的上衣本来胸上边部分就是用花边、蕾丝和透明的丝质布料构成, 她的乳房又大引得那两个年轻人一人一个地在抓捏着, 在后边的阿椿已将手伸进了阿芳的衣服中握着她的巨乳了。 阿芳的头被扳正,两人同时吸吻着阿芳的耳垂、脖子。 老实说,阿芳虽说才四十出头,胸脯比我大, 样子也比我好但皮肤没我白,屁股更没有我的诱人。 两人将阿芳的衣服拉起脱了下来,她里边是一个同上衣同色的胸罩, 原来是半罩杯的她自己换了一条像粗线一样的肩带, 但同样包不住她的巨乳。 她的短裙已拉起,内裤已脱下,这时阿强已进来了, 他将阿芳的屁股拉出一点嘴已伸向阿芳的小穴。 阿棒将阿芳的胸罩拉下一点,开始吸咬着阿芳的乳头, 阿芳也伸手抱着他的头另一只手则按着阿强的头让他更好地舌奸自己的淫穴。 虎子将我的开裆连裤袜内的粉红色蕾丝内裤拉下, 放在鼻子前像吸毒一样闻了一下。 “啊,真香啊。” 他捧着我穿着白色搭扣拌高跟鞋的双脚,在小腿处一路向上舔, 在我的大腿、大腿的根部用他那魔幻的舌头不停地刺激着我。 在他高超的前戏技巧与药物的带动下,我忘情地呻吟着。 “来吧,来上我吧,我要,我要啊。” 那边的阿芳已忍不住叫了起来。 阿强第一个上,他将他的肉棒刺进了阿芳的肉穴内, 并用力向前挺动。 虎子将我的双腿打开,握着他的大肉棒, 将大肉棒插进了小穴中一种无法言喻的充实感令我全身都酥麻了, 我的小穴只觉涨涨的。 他将我的手拉过头顶,舌头在腋下轻舔着,无毛的腋窝感觉特别明显, 我只想将手拉下来不让他舔,但他有力的双手握着我的双手, 使我不能动弹。 这边的阿强已射了,在准备射之前,他将肉棒抽出, 一下就插进了阿芳的口中并用力压向了自己的下部, 长舒了一口气后将肉棒抽出一条细细的线连着阿芳的嘴及阿强的肉棒。 之后他颓然坐下。 阿棒要阿芳像狗一样趴下,他和阿椿各占着长沙发的一边, 他来到阿芳的后边将肉棒从后边插了进去。 而前边的小嘴则由阿椿占用着。 虎子将我的双腿放在肩上,将前列式的胸罩扣子打开, 用力地吸吻着我的乳房上边沾满了他的口水。 他像打椿机一样向下用力地操着,每向下操时, 我都想让他的肉棒更深入一点就用力地将屁股向上狂挺, 配合着他的压下。 可能他也有点累了,便将我抱起,我穿着鞋子跨骑在他的肉棒上, 将双乳放进了他的口中他忘情地吸吻着。 这时阿芳吐出了阿椿的肉棒,将头枕在沙发上, 大声的吟叫着: “天啊你太厉害了,用力、用力!”而阿棒在她的淫叫声中也支持不住了, 他拉着阿芳的屁股勐撞向他的胯下。 在操了一百多下后,他大叫一声,趴在阿芳的背上喘气。 “琴姐,别光看别人啊,我们也来。” 虎子边说,边用双手捧着我的屁股在他的肉棒上下下套动。 老大就是老大,持久力就是比小弟持久。 过了五分多钟,虎子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 之后就对阿强说: “阿康到了在包厢门口, 给他开门。” 这时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来,并关上了门。 我本来也没有注意,这时虎子让我侧躺在沙发上, 打开双腿他抱着我从中间插入,这时这个人背对着我, 拿着手机拍着阿芳与阿椿的性交照片我只是觉得这人的背影如此熟悉。 这时阿芳趴在桌上,阿椿从后边用力的抽插着她, 他在后边双手握着阿芳的双乳用力的顶动着。 阿椿在阿芳耳边说了几句话,阿芳将插在肉穴中的阿椿的肉棒拉出, 转身将阿椿的肉棒夹在双乳当中我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境, 阿芳的双乳很大她又将双乳向中间压,口还能含着龟头。 这时,刚进来的那个人已开始为我和虎子拍照了, 当他拍了几张后我还是望着阿芳那边,丝毫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因为体内的药物已发挥到极致,虎子在我小穴中操了百十来下后, 突然加快了速度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我开始觉得好像有一股能量在体内流动。 我将虎子拉向我,两人的嘴粘在了一起,下边四对大腿交缠在一起, 只觉一股热流冲进了我的子宫这时我也觉得全身无力, 原来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潮。 那个人一见我们完事了就过来对虎子说: “虎哥, 今晚公安会来例行检查我们快点走吧。” 这时我终于望清了来人的脸,是康康。 一时间,我的脑子一片空白,连阿椿重新操进阿芳肉穴并射精的事都没再看了, 当我回过神时已是五分钟后虎子叫我的时候了。 阿芳已完事了,她拉着我进厕所清理。 康康没认出我,我还这样侥幸地想。 当阿芳先去车库拿车时,我在厕所门口碰到了康康, 我转过头谁知他反而凑过来,“姨妈,我早认出你了。 回去再找你。” 我的心一凉,这回真的完了。 到了外边, 虎子还对康康说: “今天搞不成了, 改天再找你。” 康康又装作不认识我,向虎子挥挥手, 走了我和阿芳也跟着走了, 在路上阿芳问我: “琴姐, 怎样?还挺爽吧?”我没有回答 只是在门口说了句: “我再也不去那里。” 阿芳望着我点点头,就开车走了。 第三章在焦急与不安之中,我度过了几个星期, 但是每次到康康家或者康康到我家,康康都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看到我还是叫姨妈好像他已忘记了那晚的事, 我也渐渐的放松了心情每次煮东西给他吃,他都是大叫好吃, 我也全心全意对他了。 这天下午,老公和儿子都不在,康康说要来我家吃饭。 “姨妈,我来了,我到表哥房间打机去。” “好,吃饭的时候我叫你。” 我在厨房里专心地做着菜,却不知道康康这次来这里的目的。 突然间,一个人从后边抱着我,双手更是放在了我的双乳上, 我吓了一跳回过头来一望,原来是康康。 “康康,你做什么啊,我是姨妈啊。” 我惊恐地说,实际上我已明白康康要做什么了。 “姨妈,那晚在俱乐部里,你好爽啊,也让我爽一爽吧, 看到你穿着这身衣服我就硬起来了。” 康康这时候一脸的坏笑,双手更不停在我身体上摸索着, 我只觉有百十只蚂蚁在身上上下爬动我放开原来在洗菜的手, 湿湿的就拉着康康的手但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拉不住他, 他的手已伸到了我穿的土黄色短裙的下边。 “不可以啊……我们这样做是不行的,是乱伦啊……你放手, 放手啊……”康康这时双手隔着我的蓝色无袖上衣握住我的双乳 我的双腿更是被分开康康的大腿顶进了我的双腿之间。 康康不管我的叫喊,只管自己快活。 不知何时,我的蓝色无袖上衣已被康康从头上拉起, 随手扔到了地下我的上身只有那个奶白色的胸罩了。 我只觉得他已近乎疯狂,他的嘴从后边在我的脖子上、背上疯狂地吻着, 我反抗着但完全没有用,我的双手根本抵挡不了他。 康康将我横腰抱住,将我拖进了儿子的房间, 并一把将我丢在床上。 “姨妈,我劝你还是乖乖听话的好,你上次的照片都在我手里, 你要不要看一下真的好精彩啊!”说着从身边的书包里拿到一张A4打印纸, 他一甩手那张纸掉在我没穿衣服的肚皮上,我马上拿来一看, 果然就是那天晚上我与虎子的性交照片我的心一凉。 康康一边说一边脱着衣服,平时没如何注意, 他的身上原来有这么多的毛。 “你也别叫了,再大声叫,将其他人引来, 我瞧你怎么办哈哈……”这时,我已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打懵了, 虽说是当时就想过他会如何对待自己但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这时康康身上只有一条蓝色的内裤,并跨了上来, 一手握着了我的乳房。 虽说是隔着胸罩,但我仍感觉到他握着的力度, 一向内向自闭的他对这种事却如此的狂烈。 真令我想不到啊!他将我的奶白色乳罩中间一拉, 打开了前开式胸罩的搭扣我的双乳展现在他的面前。 他像一头野兽一样将头拱进了我的怀中, 吸咬着我的乳头。 下边用大腿顶开我的双腿,并用手指隔着内裤玩弄我的小穴。 虽说是康康隔着内裤搅动着我的小穴,但是女人的身体是诚实的, 我的小穴在他的搅动下开始湿了在上边吸着我的双乳的康康立起身来。 将收腰的土黄色短裙一把拉下,露出那淡淡的粉红色的内裤, 上边小穴的地方已经是湿了。 这时我已用尽了力气,只是一手象征性地推着他的肩膀, 另一只手放在了嘴唇上掩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他跨在我的头上,不脱内裤地将胯部放在了我的面前。 “姨妈,来啊……用你的舌头舔啊………”他的手从内裤的上方放进我的下体, 一个手指两个手指、三个手指都捅进了我的小穴中。 天啊!我只闻到一股腥腥的气味透过康康的内裤进入我的鼻腔内。 他拉开了自己的内裤,并将我的内裤也脱下了。 他的肉棒真大啊,比虎子和老公的都要大。 “将我的肉棒吸进去,听话。” “不行的……康康,不能啊……康康, 我们这是乱伦啊……”我试图做最后一次努力。 “不吸,好,我就直接来了。” 然后根本不管我,将我的双腿拉开,他趴到我身上, 我双手推着他的胸部但他的力量太大了,他挺着大肉棒, 用大腿顶着我的双脚一下子就捅进了我湿湿的小穴中。 啊!终于被奸淫了,天啊!还是被自己的外甥, 在他进入我体内的一瞬间我的思想就像停止了一样, 但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我和自己的外甥乱伦了。 康康可不管我那么多,他将我的屁股抱起来, 并将自己的胯部用力向前顶想让两人的结合更加紧密, 我只觉下体小穴内一根粗粗的大肉棒在里边搅动着 他的双手握着我的双乳像骑马一样在我身上驰骋着。 “姨妈,爽吧……我的肉棒大吧……来……叫啊……你怎么不叫啊……你咬手指做什么?”他一把将我掩在嘴上的手打开, 我本来强忍着的呻吟声开始在房中响了起来。 “嗯……啊……嗯……不要……康康……嗯……”我在叫了几声后, 康康明显也顶不住了我的呻吟浪叫他趴到前边, 一把封住了我的口并想将舌头顶进我的口中, 我在他封住我嘴时已惊觉紧紧地咬着牙和闭着嘴, 他无论如何也冲不进来。 他的下边丝毫不放松,不停地挺动着,他将手放在我的乳房上, 两个手指在我的右边乳头上用力的捏着但我没有松口, 只是用鼻子大大的喘着气沉沉的鼻息喷在他的脸上。 他放开了在乳头上的手,转为捏着我的鼻子, 我终于顶不住了他在我吸气时,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口中, 探索着我的舌头我极力想躲避,但还是给他找到了, 并吸起我的舌头来。 他握着我的头,并将我的双腿拉起来放进了他因抽插我而微微分开的双腿中间, 他大力的操着我我的舌头被他吸进口中,他用力的吸着, 我只感觉到舌头快要被吸断了他一只手抱着我的头, 另一只手则我的乳房上摸捏着。 整个房间只有两人嘴上的吸吮声、肉体的撞击声和两人的喘息呻吟声。 在操了我几百下后,他终于还是顶不住了, 他吐出我的舌头加快了速度,将下体死命地撞向我的下体。 “姨妈,我来了……我来了……啊啊……”康康全身绷直地压在我身上, 我只觉一股热流冲进了我的阴道而我也在同时高潮了, 两人倒在了一起。 终于还是和他……以下的我已不敢想下去了。 康康趴在我的身上休息了才十多分钟。 他的双手在我身体上上下游移着,我已感觉到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中又硬起来了。 “康康,我们不能一错再错。 只此一次,以后再也不能了。” “姨妈,不可能吧,这样的事你想都不要想, 你都感觉到我的肉棒有多棒了吧。 来、来、来……再让我爽一爽。” 他将肉棒从肉穴中抽出,上边湿湿的,全都是我的淫水和他精液的混合物。 我坐了起来,谁知道他更是站了起来,将肉棒放在我的面前, “你刚刚不吃我的肉棒现在应该吃了吧。” 我扭转头,根本不管他,他伸手到后边, 拉着我的本已盘起来的及肩长发握着我的头向前推, 但我用双手用力按在他的大腿上嘴唇紧闭,但这时电话响了, 他将电话拿起。 “啊……是姨父啊,我来吃饭,对,在, 你要和姨妈说好,我叫她来。” 康康按住了话筒, 转过头恶狠狠地对我说道: “你要不想让姨父知道, 就要听我的。” 我只有点头,原来老公打电话回来要我帮他找东西, 明天寄过去给他康康听着老公在说话时将肉棒放进了我的口中, 我什么都说不了只会“嗯、嗯”地应付着他。 他的肉棒真大啊,我的口都差不多张到最大才可完全吸进去。 他不停地操着我的嘴,双手按着我的头,我转过头, 望着柜子上的镜里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抱着一个四十多岁熟妇的头在口交, 而那个熟妇还在打着电话在与她的老公打着电话。 这种感觉真是无法可用语言表达。 “你怎么老在嗯、嗯的……你在做什么啊?”老公可能觉得有点不对, 问我了我马上吐出了康康的肉棒。 “我在吃雪冰棒呢,刚刚康康买来了冰棒。” 老公听完我的解释后又再继续讲着,这时康康已来到我的身后, 将我拉下侧躺着,他则贴在后边把玩着我的双乳, 在我丰挺的屁股上摸索着突然一巴掌打下。 “啪”的一声,连那边的老公也听到了。 “什么事啊?”“没什么,打蚊子, 蚊子真多。” 我只好这样说,康康更欢快地拍打着我的屁股。 老公的电话终于打完了,这时我的屁股上已全是康康的指印。 “姨妈,我们再来,我一看到你的屁股就想上你, 我要操你的小穴操你的嘴,操你的波,好不好?”他越说越兴奋, 从后边吸着我的耳垂用舌尖轻舔着,他固定着我的身体, 像小狗一样在我的背上,脖子上,肚子上,肚脐眼, 乳房上轻轻地用舌头打着圈。 我这时已经忘记我和他是在乱伦性交,双腿肉紧地收起, 放开大腿相互摩擦着。 他扶着肉棒,要我的手向后伸,握着他的肉棒, 我的手指的长度刚好让五指握到他的龟头部份 他将头压在我头上将头扳过来,两人的舌头又再度接触交缠着, 下边轻度的接触明显比在肉棒上狂乱套弄更要刺激。 他一只手扳着我的头,另一只手则在肩膀上向下伸, 握着了我的乳房并用食指逗弄着我的乳头,我感到刺激极了, 握着他肉棒的手更轻柔了。 他吐出了我的舌头,扶着肉棒,放在我的肉穴上, 用力向上顶我也将手伸到下边,配合地扳开肉穴, 让他更容易地将他的大肉棒插进去。 那种充实的感觉又来了,他和我侧躺在床上, 并将我的一边大腿用手托着让小穴张开一点, 他的下边则用力的向上操动起来。 我一抬头,望到床头儿子的照片,立时有一种负罪感涌上心头, 我将放儿子照片的相架放下了。 “哈哈……表哥、表哥……你知不知道我在上你妈, 你妈的小穴真好让我上,我天天要上你妈……哈哈……”康康这时只觉得这样可以发泄得更爽, 他不停地叫着。 我已觉得这没什么了,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而且我下边已被大肉棒插得淫水横流气喘不已。 我反手抱着了康康的头,摸着他有着粗粗胡须根的脸, 这样的姿势真是淫荡无比。 在操动了百多下后,他从后边转到前边,将我的一边大腿架在肩上, 他抱着我的大腿向前挺动一只手握着乳房玩弄着。 又操了我百多下,他将我的大腿一放,趴在我的身上, 我这时已来了高潮康康也在我的肉穴内来了第二次的发射。 我们两人相互抱着睡在床上,休息了十多分钟后才起来整理身上的衣服和洗澡。 “这就是我和你表弟的第一次。” 妈妈用很平静的语气地和我说着,好像不是在说她的事, 只是其他的小事。 我被妈妈的话震动了,我在自己的房间, 久久不能入睡。 这一夜,我失眠了!第四章我这几天都吃不下, 干脆尽量地不回家去加上妈妈整天的在表弟家, 我倒也乐得清静只是在很晚的时候回家睡觉, 就是见到妈妈也没说几句话形同陌路。 一个星期后,我和朋友喝了一个晚上的酒, 我回到家时发现妈妈已经回家了,但我却没有管她。 以前我喝酒后是怕让妈妈知道我喝了酒,但现在我却是尽量的避开她, 事实上随着时间的过去我已经没有那么恨她了 因为那次她只是被动的不是自愿的。 但却没有一个机会让我和她和解,只是这么一直地僵持着。 我只脱了上衣就倒在了床上,开始沉沉地睡去。 半夜,我不知是做梦还是真实,我又回到了我的中学时代, 我一个人来到我妈妈的工厂来找妈妈妈妈穿着无袖的V领粉色连衣短裙, 下边是棕色的丝袜白色的搭扣高跟鞋,站在桌前整理着资料。 我也忘记了我对她说了什么,只记得坐到了她的椅子上, 妈妈人转到了我这边屁股对着我,我清晰地望到了妈妈内裤的痕迹。 这时,我的肉棒开始勃起来了。 这时,妈妈的头也转了过来,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她坐了椅子的扶手上她的上身侧向我的头,我望着她的乳房, 这时我的脑子里边一片空白只是从面貌上是妈妈的脸, 但脑中却没有什么乱伦不乱伦的想法。 妈妈将我的头按在她的胸口上,手将我的裤子拉下来, 纤细的手指隔着我的内裤在肉棒上用指甲轻刮着 舌头在我的额头上舔着。 右手抱着我的头,左手反手套弄着我的肉棒, 那种感觉真爽啊。 我将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中,将她粉红色的内裤脱了下来, 妈妈连衣裙的前拉链被我拉下里边却没有胸罩, 妈妈的乳房就在我的眼前她将乳房放进了我的口中, 我闭上眼睛忘情地吸吮着她又将手放回了我的肉棒上。 这时,只觉得我的肉棒一阵激烈的勃动, 啊我突然之间睁开了眼睛,原来真是一场梦, 眼前黑黑的是我房间的天花板,但是感觉是如此的真实, 我身上却有着另一具肉体。 她的小嘴在吸吮着我的乳头,她的一只手在套弄着我的肉棒, 已脱在大腿的内裤上原来肉棒的位置上却是湿湿的, 大腿也是粘粘的不知是我的分泌物还是她的口水。 我惊恐地拉起了她的头,就着外面的月光, 啊是妈妈。 只见她穿着一件白色的V领吊带短睡衣, 一边的吊带已脱掉另一边松松地挂在手臂上, 从身上的感觉她没有穿胸罩,没有穿内裤,睡衣里边是真空的。 “妈,你在做什么啊。” 我边将妈妈的身体轻轻抬起边问。 “儿子,妈妈对不起你,我只有你一个儿子, 妈妈不能失去你啊。” 我这时也觉得过去这几天的确是过分了, 错不在她我不应该这样对她的,我抱着她的头, 想了想 说: “妈,儿子对不起你,我不应该这样对你, 妈你原谅我吧。” 这时妈妈双手抱着我,头埋在我的胸膛上, 她及肩的长发令我觉得痒痒的但抱着妈妈的身体的感觉却让我觉得很舒服, 只想时间在这一刻能持续下去这种感觉永远不要结束。 但实际上却是事与愿违。 我下边的肉棒不争气地勃动着,在妈妈光滑的大腿上抽动着, 我瞧不见妈妈的脸色但想来这时应该是红红的吧, 妈妈的手放在我的双丸上轻抚着我想将她的手打开, 虽说肉体上需要但思想上却过不了这一关。 “妈妈,不要这样,我们是母子啊,我们这样不行的。” 但我说时却是断断续续地。 妈妈不管我,低下身子,手扶着我的肉棒, 一口就将我的肉棒吸进了口中。 我只觉得我的肉棒被包进了一团肉中,紧紧的感觉爽得我都已不想再说话了。 她的双手从下边向上摸,在我的乳头处停住了, 并用指尖玩弄着我的乳头。 这时我只觉肉棒凉了一下,原来妈妈将我的肉棒吐了一半出来, 只是用嘴唇在我的龟头上吸吮着并将舌头伸出, 围着我的龟头前端一圈一圈的转着。 我激动得将手按在了妈妈的头上,要她将我的肉棒再次吸入。 妈妈收回了一只手,一只手在逗弄我的乳头, 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肉棒口再次将我的肉棒吸了进去。 我已不管她是不是我的妈妈了,只是用力将她的头按向我的下体, 妈妈原本扶着肉棒的手时而在我的双丸上抚摸着 时而在我的屁股沟中轻刮着。 房间中充满着我的大声喘气声和妈妈因口被堵住而发出的低沉的呻吟声。 “啊,妈妈,我要,给我,我顶不住了。” 我忘情地叫着。 我想坐起来,但却被妈妈按倒在床上,她骑了上来, 反手握着我的肉棒毫不费力就将我的肉棒放进了她的肉穴中。 啊,我回来了,二十年前我就是从这个地方降生到这个世界的, 现在我又重新回来了。 妈妈双手按在了我的胸膛上,我抱着妈妈的屁股, 妈妈配合地轻抬着丰满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套弄着, 我只觉得我的肉棒将要爆发只好立即将肉棒抽出。 妈妈爱怜地望着我,她的手抱着我的脖子, 手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 “儿子,这样对身体不好,要射就射吧。 以后你什么时候要妈妈都给你。” “妈妈,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这时我已感觉到我的肉棒开始回复了活力, 我坐起来反将妈妈压住。 将妈妈的双腿架在了我的肩上,我扶着肉棒放在妈妈的肉穴口, 妈妈将手伸到下边帮助我将肉棒插进她的肉穴中。 “儿子,来呀,妈妈要你的肉棒,妈妈是你的, 妈妈爱你啊。” 妈妈忘情地叫着。 我也回应着妈妈: “妈妈,儿子以后都听你的话, 妈妈我要你啊。” 我从上边用力地压向妈妈,妈妈的头发在床边像瀑布一样倾泄而下, 妈妈向上用力将屁股顶向我我也将肉棒用力向下压。 我将妈妈的双腿拉向下边,让妈妈的双腿盘着了我的腰杆子, 妈妈配合着双腿用力夹着我的屁股双手也是在紧紧的抱着我的背, 十个手指和掌心在我的背上用力地向下按我也将头凑向妈妈的头。 两个人真正达到了灵欲合一,我与妈妈激烈地接着吻, 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也不管妈妈的小嘴曾经在我的肉棒上服务过的事, 与妈妈相互交换着彼此的唾液妈妈的双手时而抱着我的背, 时而抓捏着床单。 “儿子,你真棒啊,妈妈要来了。” “妈妈,我也要来了。” 我只觉得有液体流到肉棒上,妈妈比之前更用力地夹紧着她的四肢。 我在妈妈的挑动下,也达到了高潮,只觉得腰眼一松, 我的精液开始射进妈妈的肉穴中。 这次的射精量真是多啊,我连续射了五下才将所有的精液射完, 我妈也在我的怀中抖动了五次每当我射进去时她就抖动一下。 “儿子,你的量真多啊,妈妈下边涨涨的, 好舒服啊。” 我在射完精后趴在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你也很棒啊。” 我也回应着妈妈。 “妈妈,放开我,我要起来了。” 我开始挣脱着我妈妈。 妈妈放开了我,我坐了起来,穿好了裤子。 突然我望到我的房间门口那里闪着点点的红光, 我盯着那个红点。 “什么人。” 我警觉地抽出了我挂在床头的练臂力的拉环。 这时灯亮了,是康康,他手上还拿着一台手提的摄像机。 他还没有说话,我就知道我掉进了陷阱里了。 刚刚还温馨的局面已在不知不觉间变了。 “妈,这是怎么回事?”我愤怒地望着妈妈。 妈妈低下头,用手遮住脸。 “儿子,你就原谅妈妈吧,康康说……”我挥手打断了她的说话, 这时康康也准备开口。 我一把推开他,抓起了放在旁边椅子上的衣服, 头也不回地向外冲。 康康动也不动地站着。 妈妈将床单包在身上,穿起拖鞋也跟着我向外走。 我没管她,我冲到门口胡乱地披上衣服,将鞋套好就往外冲。 我冲出去时门也没有关好,只听到妈妈低低的啜泣声, 我只想离开这里跑得远远的。 我冲出了所住的街区,一直地跑,一直地跑, 终于跑到了河边。 圆圆的月亮还挂在天上,但天已开始泛蓝了, 明显再过几个小时就将要天亮了。 我的脑袋这时才开始痛了起来。 天啊,我该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