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五月份中旬的到来,一年一度的宿江省女子篮球比赛即将迎来半决赛,而半决赛过后的周日便是总决赛。

  宿江女子篮球队历史性破天荒般地闯进了省内的半决赛,这其中主力五人功不可没,熊蕊晨(高三四班),鲍奕(高一三班),于睿莹(高三二班),陈琪青(高三十二班),赵天娜(高三二十七班)。

  这五个女生不仅篮球打得好,身材和样貌更是出类拔萃。学校为了她们还专门设立了一个主页专题来报导她们的比赛新闻,以供喜欢球队的球迷欣赏。随着赛程越来越接近尾声,网站上的点击率也越来越高。而校园论坛上也是挤满了关于女篮队员的帖子。

  「真是的,想当年我在全国高中生极限运动系列赛中获得冠军的时候也没有受到这种关注啊!」李翰此时一边于网上无聊地翻阅着学校的论坛,一边十分不甘地叹息人心不古。同样是人,男人和女人咋就这样不同咧。

  「不过这几个女的长得倒还漂亮,这段日子还真是美女云集啊……」网站上的专题报告贴着的比赛场上几位运动健将的女性英姿,女队员们一个个皆是身段曼妙美好,纤细腰肢。比赛中浑圆的乳峰因为争抢而凸显地更加诱人,她们的身上因为体力消耗而变得香汗淋漓,微微喘息,样子显得十分的诱人。

  此时突然间「嗡嗡」的手机铃声从桌上响了起来,李翰懒散地从桌上捡起手机,打开了短信信箱。

  「一会儿有空?来彭雁酒吧找我,你以前的老相好似乎也在这儿。」看到原来是苏馨发来的短信,而且是这种匪夷所思的短信,李翰顿时哑然失笑。

  「老相好?那倒是真要见见。」李翰颇为好奇地捉摸起来,苏馨所说的老相好究竟是谁?不管如何,见见面就知道了。

  ——————

  彭雁酒吧位于五福阁街,而五福阁街则是临近与东正直亭,故而于黑道上面的联系十分的紧密,周围环境极其复杂。

  李翰穿着如往常一样的灰色夹克,脚步悠闲地走进彭雁酒吧。

  相对于街上的其他酒吧,这个酒吧相对来说算是安静不少,只不过李翰一进来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几个面色不善的混混投过来的奸猾眼神,只不过李翰懒得理会他们,迳自走向吧台旁。

  「这么有兴致坐在这里品酒?」李翰早已看到苏馨一人坐在吧台上,朝着吧台一位长得颇为耐看的小姐打了声招呼。

  「给我来一瓶鸡尾酒,加多一点柠檬汁,嗯……别配威士忌。」李翰说道。

  吧台小姐微微错愕地看向这个向黑龙帮副帮主苏馨搭讪的男子,她似乎从来没见过那个女魔头有男性朋友。

  不过她还是照着李翰的吩咐帮他配好了酒,现在的她内心实际上十分的害怕,坐在她对面的可是黑龙帮副帮主苏馨,这时突然间来了一个陌生男子,倘若这个陌生男子跟苏馨不认识,而且出言轻薄的话,那以苏馨的性格的话,肯定是要把这里闹翻天了!

  只不过幸运的是,苏馨对于这个男子的搭讪并没有什么反应,仍然是悠闲地品着红酒。

  「妈的!一群小混混老在这里晃晃干啥?!都不知道我们老大在这里休息吗?

  滚!!再不滚别怪我灭了你们!!」

  一股卑鄙的声音从另一处传来,柏凌十分淩厉的喝声从那边传来。

  那群一直呆在这里鬼混的小混混眼神错愕地看向柏凌,要是换做平时早就拿家伙干这厮了,只是此时他们却是十分忌惮地离开了酒吧,这个柏凌可是道上出了名心狠手辣的人,他们可不想惹这类人物。

  柏凌卑微地走向苏馨面前,低下头来向她说道:「副帮主,聒噪的小喽啰都已经不见了。」苏馨向他摆了摆手,说道:「你去门口候命。」「是。」柏凌面带诚恳地点头,施礼后缓缓地走出去,十分恭敬地关上了酒店大门。

  由于那些喽啰混混们已经被赶了出去,整个酒店变得更加地安静。而一位身穿红色篮球服的漂亮少女仍然旁若无人般地不停地往嘴里喝着酒。

  李翰看到那位漂亮少女后稍微愣了一下,微微叹了口气方才道:「真是的,我就郁闷,你所说的那个人,似乎不是我的老相好,虽然我确实跟她认识多年。」苏馨淡淡地摇了摇头道:「此言谬矣,这还不是当年你在振南高中留下的风流债。」「风流债?我可没对她做过什么……」李翰没有继续品着鸡尾酒,显然此时他已然没了品酒的心情。

  「她要见我,所以找到你。」李翰此时已然猜出了一点端倪,缓缓地走向那位已然显得有点少女旁边。

  苏馨并不否认,也没有承认,手上多一支鲜艳雪梅出来,从座椅上站起,颇为玩味地说道:「其实我在好奇,你到底会怎么处理这些情债。」李翰听到后顿时哑然失笑,他不理解,一个女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喜欢上一个男人。本来以为以前对他热情的女孩都是属于三分钟热度的感情,他也不放在心上,只是这个少女似乎有点让他感觉到匪夷所思。

  她叫齐薇,年龄跟李翰差不多大,在读高三,为振南高中的女子篮球队主力。

  两人初次的见面可能还要追溯到三年前。那时候李翰还在初三,那个时候两人第一次见面便吵起架来。齐薇所属的篮球队因为场地需要而要求占用极限运动场,为此齐薇三番四次地过来和当时的带头人李翰交涉,只是李翰表现十分强硬,为此两人之间吵架不再少数。后来李翰因为好男不跟女斗的心理最终还是服了软。

  只是李翰没有想到,当初那个泼辣少女现在似乎跟自己已经有点暧昧不清了。

  「薇儿。」

  李翰微微吸了口气,坐在齐薇旁边,薇儿这个称呼通常来说是李翰和齐薇一次开玩笑的时候所取,然后齐薇便一直让李翰这个名字。

  此时红色篮球服穿在齐薇身上却一点也不显宽松,坚挺双峰呼之欲出般撑着红色球衣,纤腰微摆,浑圆美臀向后微翘,完美曲线显得十分诱人。

  「听说你们球队晋级到了半决赛,在这里先恭喜你们。」李翰微微靠近齐薇,隐隐感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些许酒味,他由此推测齐薇并没有喝多少酒。

  「谢谢。」

  齐薇知道李翰回来,故而一直在这里等着,一瓶啤酒对于一直以来不太喝酒的她,绝对不敢想像。一向在球场上十分威风的齐薇在情场上却是显得胆量颇小。

  「听说你和冉雨那丫头已经好上了。」齐薇略显苦涩地问着,其实心里早已经知道了答案。

  「嗯,这不是听说,这是事实,我觉得跟她挺合得来的,他要以后做我的婆娘,倒是挺好。」李翰直言道。

  齐薇听到之后,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受。

  齐薇啊齐薇,你跟那个坏蛋都已经相处了四年之久,却不如一个跟他相处两年的后来者。

  「好,很好……」

  齐薇直觉得有点眼角发酸,她并不想把自己的伤感表情表现出来。现在的她只想用酒精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刚刚还剩四分之三的一瓶啤酒立刻被她硬生生地一口喝完。

  她的雪白玉颈上微微染上霞红,篮球服上隐隐地绷出了勾人的线条。

  第七章

  这种状况马上让李翰想起了电视里的那种狗血情节,女主因为男主情变而喝醉,然后……只不过李翰现在不得不承认,现实往往要比电视还要YY。

  「真是的,别喝太多酒,到时候我可不想帮你收拾。」李翰埋怨了起来说道。

  「你……哼!我喝多少也不关你事情,你还是去管管你家的冉雨吧!」齐薇直感到头脑有点恍惚,突然间喝了那么多酒让她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只不过听到李翰的话之后,平时倔强的性格立马显了出来。

  李翰心里直摇头不已,不能再让她喝下去了。要不然还不知道她会成什么疯样子。

  正待齐薇拿起第二瓶啤酒往嘴里灌的时候,被一只手拍掉了下来瓶子。

  「李翰,你混蛋!就知道欺负人家!」

  齐薇终于还是忍不住流出了伤感眼泪,拼命地拍打着李翰。

  「唉……」

  李翰微微叹了口气,十分轻松地便制住了齐薇,只是现在的姿势却是呈现搂抱的姿势。

  「好,我混蛋给你看。」

  李翰乾脆双手搂紧齐薇,将她横着抱起来走到了通向酒店二楼的楼梯。

  「呀!」

  齐薇突然地大喊了起来,声音响彻了整个酒吧。她的瓜子脸蛋上布满了红霞,眼巴巴地看着刚刚被自己成为混蛋的人袭上了坚挺双乳。

  「喊吧,反正也没人管,你喊得再大声也没有用。」李翰却是不顾齐薇的喊叫,双手犹如钳锁般捆住齐薇,使得她丝毫动弹不得,右手趁势贴着被黏稠汗水浸湿的红色球衣揉着齐薇的挺拔双乳。

  只不过齐薇在叫了一声后便没有再叫,任由李翰的魔爪揉捏着酥胸,桃花双眸紧紧地盯着对方。

  「嗯……」

  齐薇微微地呻吟了起来,感到李翰没再锁住自己的手脚,但此时她整个身体已然动情地软了下来,粉拳轻轻地锤在李翰胸间,琼鼻贪婪地吸着那种特有的男子气味。

  李翰很快便开了一个房间,迅速地将齐薇抱进了洗浴间,丝毫不顾男女授受不亲的顾忌,数秒钟便将她身上的篮球服脱了下来。

  「你摸了人家那里的啊……」齐薇腻声地喃喃道。

  「然后呢?」李翰将篮球服,粉丝奶罩和红色底裤扔在一旁,愤慨地将齐薇轻轻扔到了已经充满温水的浴缸里。

  「人家不管啊,你要对人家负责。负全责啊!」齐薇嘟起粉嘴,幽幽地说道:

  「人家身子你也看了,要对人家负责。……做我老公,还要疼我……」这种撒娇的话齐薇平时可不敢讲,这个时候酒精发作下心里自然是勇敢了很多。

  「真是麻烦。」

  李翰叫了一名女服务员拿来了一套合适齐薇身材的女装,打开洗浴间门放到旁边放置衣物的小柜上。便自顾自地躺在床上看起电视来。

  半响过后,已经穿好白色浴袍的齐薇已然迫不及待地垫着步子轻跑了过来。

  由于她刚才喝得倒是不算太多,此时经过沐浴后已经酒醒,只是却已经失去了刚才的勇气。

  「嗯哼……嗯哼……嗯哼……」

  齐薇睁大水晶双眸,眼神颇为无辜地看向李翰,懵懵懂懂地站在他旁边,发出幽怨的轻哼声。

  李翰冷不丁地将她横身抱到双人床上,这可人儿娇哼一声后立刻便软软地躺在大床上,一副任由宰割的模样让人为之怜爱。

  「现在怎么不叫我混蛋了,嗯?」

  李翰掀开白色被褥,一边贴近她的曼妙身体闻着少女独有的沁人芳香,一边帮着齐薇解开宽松浴袍。

  齐薇此时只是傻傻地看着紧贴着她的李翰,慢吞吞他说道:「你……就是坏人,老欺负人家,欺负完人家又不负责任,就是王八蛋……王八蛋啊……」只不过下一刻齐薇便嘤咛一声,被压在床上,娇嫩粉唇已然被李翰的嘴巴堵住,香舌已然被占据,两人便如此热烈相互吮吸着对方的津液。

  齐薇逐渐地从被动转化为主动,玉手死死地搂住他的脖颈,修长双腿紧紧地缠着他的腰部,发泄着自己这几年对他的深深爱意。

  舌战了大概五六分钟,李翰有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松开搂在齐薇脖颈的手,打算中途休息一下,他可没想到这妮子竟然天生战斗力如此之强,舌吻数分钟都不带休息的。

  「嗯……嗯……」

  齐薇微微鼓起粉唇,可爱地撒起娇来,微微热气从琼鼻中发出。

  「要啊……还要啊……」

  齐薇现在可是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唯一所想的便是和面前的人共度漫长良宵。

  她从来没有想到舌吻会如此的美妙,以前看电影里的两个恋人在舌吻就觉得十分的恶心,只是今天亲身体验过后便是有点欲罢不能。

  「嗯……」

  被美人这么撒起娇来,李翰只得舍命陪君子般地继续奉陪到底,只不过这换成是女上男下的姿势,舌头竟是被美人给调教了起来,着实是尴尬。

  两人直到吻了半个钟头后,齐薇才微微地喘着气停了下来,而李翰则像是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一般,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太厉害了,女人发起疯来绝对潜力无限啊!

  李翰心中如此想着,同时看着倚靠在他身旁,脸上摆着一脸无辜表情的美人,此时两人似乎达成了一个暂时停战的默契。

  「齐薇,齐薇同志,你……很好,你也太厉害了。竟然能吻这么久。」李翰不知如何说好,只是下一刻将手伸进被子里,单手抚摸起那傲人的坚挺乳,轻轻舔着挺翘的乳房上的乳头并吮吸品尝着,口中的滑腻柔软让他为之惊叹。

  「嗯啊……」

  敏感处被如此触碰,齐薇脸上顿时红霞漫布,欲拒还迎般地捶打着李翰的胸口。

  「哦……这么大……有36E吗?」李翰看着眼前的高耸玉乳微微思索着,再望向那纤细楚腰,修长美腿,感觉到她的身体实在是美丽性感,曲线柔美,充满诱人的魅力。

  「嗯,好像那位女服务生送过来的胸罩也不太合适,小了一点。」李翰看着眼前已经被他脱到半裸的美女,娇躯性感至极,胴体宛若艺术品般散发着出高贵的气息。

  「其实在这么多女孩当中,要说最喜欢的人,一定是你。」李翰平静地说道。

  「嗯啊……骗人骗人……」齐薇撅起樱桃香嘴,目光不信地看向李翰。

  「这是我的实话,你不也信也便算了,我跟别人不同,我喜欢一个人,就只是纯喜欢一个人,不会考虑去占有,只是简简单单的喜欢。而对于你,今天来说我可能将更倾向于占有。」李翰微微舔着她珠圆玉润的耳廓,立刻使得她耳边一阵潮红。

  「坏蛋,明明人家是38F,你这都分不清,真是笨死了……」齐薇再次地凑到李翰脸旁,柔滑樱唇再次贴近,软腻香舌疯狂地向李翰索取着,在这之前还不忘奚落一番对女性知识知之甚少的李翰。

  李翰此时也已经脱光,狰狞的龟头已然动情地处于勃起状态,正准备挺入了花瓣。

  「宝贝薇儿,我要进去了,你没问题吧。」李翰贴着她耳边喘着粗气说道。

  「嗯……嗯……」齐薇一边看着那粗大肥长的肉棒,一边继续和李翰进行着漫长的舌吻。

  龟头和齐薇的嫩穴穴口嫩肉开始了些许接触,李翰直觉一阵温暖与湿润的感觉传来,温暖的嫩穴包围着龟头,并且微微吮吸着龟头,使得李翰不禁舒服地呻吟一声。

  他紧紧地抓住齐薇丰满柔滑的雪臀,一点一点地驶近那让他等待已久的薄薄嫩膜。

  之前于修练过双修法诀的李翰对于此道却是有所习读,但是却没有应用于实践。现在他体内已然开始凝聚真气,默默地运气功来,口中也默默念起法诀。

  「放心吧,不会太疼。」李翰细声说道。

  「嗯……」齐薇害羞地看着情郎,转换着姿势配合着他。

  粗大青筋毕露肉棒已然顶在处女膜上,李翰微微地吸了口气,法诀此时已然开始于两人体内运转。李翰微微发力地的向前一挺,粗大肉棒势如破竹般地刺破了圣洁处女膜,进入了佳人的娇躯深处。

  「嗯啊……」齐薇娇躯微震,微微地喘气了气,发现却也没有原来想的那样痛,尽管花径之中嫩穴被肉棒所撕裂,处女鲜血流到了床单上,但李翰已然使出法诀使得她那边迅速地流血口缩小。

  粗大的肉棒紧紧地摩擦着齐薇下面的娇嫩肉壁,没有疼痛,只有那种十分吞噬灵魂的刺激感。

  肉壁不断地收缩伸宽,带给肉棒强烈的摩擦,硬度也随之增加了不少。而李翰也加速挺动了起来,开始了真正的男女巫山云雨。

  肉棒在花径中飞速抽插,齐薇直觉得自己然若站于烤炉旁炙热,被弄得香汗淋漓,呻吟不已。

  花唇被肉棒剧烈的抽插着,伴随着肉棒和雪白臀股的节拍,一次次的张开收缩。

  李翰不停地卖力抽插着,同时还在双方体内运转起来,源源不断地补充着双方的身体能量,肉棒于小穴内急速地抽插,「啪啪」的交合肉体流水撞击声此起彼伏,使得齐薇直翻白眼,清脆的呻吟声传遍整个房间。

  「你。你……有本事射到里面啊……」齐薇此时仍不忘激一下李翰,她想做他真正的女人。

  「嗯!」

  李翰低哼一声,双手拖着齐薇的雪白纤腰,肉棒稍稍用力,几乎到了美丽花径的最深处,已然到了爆发阶段,龟头下一刻便开始喷发出灼热的精液。

  感受到精液的喷射,那种热感使得齐薇不仅娇躯颤抖不已,两行清澈热泪从眼角流出,一波波的精液射进纯洁玉体内。

  经过了长达半分钟的漫长射精,李翰抱起她的赤裸娇躯,伴随着一声轻响,肉棒已然从花穴中拔出。

  美丽少女面带满足地躺在床上,完美曲线上带着些许红晕,两行泪痕已然被情郎吻干。